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说法 / 少教所学员睡觉时猝死调查:因打麻将被劳教1年

少教所学员睡觉时猝死调查:因打麻将被劳教1年

发布日期:2010-03-11 06:49:20 2134 次浏览

   周仕光最后一次见到活着的弟弟周凌光,是3月4日。那时,兄弟俩聊了半小时,“有说有笑”。问周凌光要什么,他只要求买一条烟,还有一张IC电话卡,方便给家里打电话,哥哥周仕光没有感到什么异常。

  周仕光再次见到周凌光是3月9日。周凌光的遗体隔着玻璃,盖着白布。

  3月8日中午12时左右,周凌光的哥哥周仕光接到了自称是一名警官的电话。对方问,你是不是周凌光的哥哥?你弟弟老婆的电话是多少?

  周仕光说了弟弟老婆吴海英的电话,由于弟弟家里并没有固定电话,他还把自己家里的电话也告诉了对方。

  “我还以为是好消息呢”,他说,因为按照劳教的期限,快到弟弟出来的日子了。

  大约过了半小时,弟弟的老婆吴海英打电话过来说,周凌光不行了,去世了。

  “没有啊,刚才少教所还打电话给我,怎么会啊。”周仕光说。

  周凌光的爱人吴海英是12点29分接到电话的。电话中,宣布的消息和后来广州市劳教局通过媒体通报的那些内容相同,“心跳呼吸骤停”。

  事后,广州市劳教局在通稿中对自身处置事件的情况描述说,“少教所及时通知了家属,家属当天下午从化州赶到”。

  对此,周仕光问,自己住处离抢救周凌光的广东省武警医院只有5分钟车程,“为什么不告诉我?”“(从打电话给我到通知吴海英)这半个小时,他们在做什么呢?”

  3月8日下午2点多,周凌光的家属从家里出发,大约下午4点钟左右赶到广州市少教所,要求见到周凌光的遗体,他们一会被告知遗体在医院,一会被告知在殡仪馆,直到晚上10点多,还未见到周凌光的遗体。

  次日,广州市少教所门前出现人群聚集。周凌光生前是广州市天河区东圃镇石溪村的一名收废钢筋的小贩,来自他家乡茂名市下属的化州市很多人就聚集在这个城中村。围观民众大部分就来自他们之中。

  3月9日下午2时许,6名家属代表在10多名警察的看护下,其中三人距离一两米远,隔着玻璃,看到周凌光的脸部,另外三人,包括周妻吴海英在内,还没看到,“就降下去了(安放遗体的设备可升降)”。

  有家属称看到周凌光的脖子左下部位置有红肿,但他们没有机会看到更多的内容。

  羞羞答答的监控录像

  家属竭力争取要看监控录像。少教所方面先是说,由于少教所学员的住所正在搞装修,监控录像坏了,调不出来,后来调出了监控录像,只看到走廊的画面,看到周凌光的尸体被4个人抬出住所,少教所方面的说法是,住所室内没有安装监控设备,故无录像。

  3月10日,白云区检察院检察官王晟会见家属时进一步证实了少教所的说法。他解释称,室内没安装监控,是因为财力有限。本报记者问,安装一个监控设备多少钱?王未予作答。

  吴海英说,走廊监控录像显示,3月8日早上7点20多分,有3个狱警及一名被管教人员走进周凌光所住的房子,40分钟后才出来。随后叫了几个被管教人员上去,8点12分左右把周凌光抬了出来,“估计人已经差不多死了”。

  少教所方面此前的通报说,3月8日正常起床时间,同室学员未见周凌光起床,在叫周凌光起床时发现其昏迷不醒,随即报告大队领导。大队领导立即打电话给值班医生,值班医生马上赶到现场进行抢救,同时联系省武警医院。约8时30分周凌光被送到省武警医院,经抢救无效,该医院出具了《医学死亡证明书》,在“导致死亡的直接原因”栏注明“心跳呼吸骤停”。

  不完整的死亡证明

  记者看到广东省武警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死亡地点一栏未填,发病到死亡的大概时间间隔一栏也是空缺。纵观整个死亡证明,死亡时间只看得出是3月8日,无具体死亡时间。

  广州市劳教局在通过媒体发布的通稿中称,死亡具体时间是“约8时30分”,而在通知周凌光的妻子时,告知的时间却是8点10分左右。

  死者家属提到,怀疑周死前曾受过伤。检察院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在周凌光死后第一时间到达了现场,查看了尸体,“没有发现大的伤痕”。谈到周凌光的死因时,白云区检察院王晟说,不能仅靠周生前的身体外部状况判断,还要看进一步的尸检鉴定。他说,他也高度怀疑死者的死因,但最后的结果只有待尸检查明。

  本报最新得到的消息,尸检单位将是南方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

  广州少教所一学员“睡觉死”调查:

  ○医院开具的周凌光死亡证明,没有具体的死亡时间,也不知道发病到死亡的时间间隔

  ○让周凌光劳教一年的那场麻将,他只输了几十元,家属没听过什么程序

  证明书上,死亡地点没有选择。

  证明书上没有标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间隔。

  劳教原因调查

  打几十元的小麻将,为何劳教一年

  老乡:没有听过什么程序

  广州市劳教局通报,周凌光2009年7月29日入广州市少教所。而周凌光被劳教的原因,是他与朋友的一场麻将。

  昨日,广州阳光灿烂。广州市东圃桃园路的一处居住区,死者周凌光的很多老乡都租住在这里。当时,与周凌光一起玩麻将的老乡袁洪富回忆起近一年前,当地警方“抓赌”的一幕。

  2009年7月14日下午,袁洪富与周凌光一共4名老乡在另一名老乡租住的房里打麻将,“三五元一炮”。

  下午三点多钟时,突然开来一辆警用面包车,车里下来十多个人,有警察也有协警,一把就将桌子上散放的钱币收走。当时,周凌光输了几十元,面前并没有摆放钱币,但警察要他掏出钱包,并将里面的400多元收走。随后将他们4人带上警车,带到派出所。

  4人中,有一名女性,到派出所后,4人共交了2000元后,该女子随即被放走,其他3人第二天即被送往收容所。在收容所,袁洪富和廖文强拘留了10天后被释放。而周凌光拘留15天后,又被送往少教所,理由是说他“有前科”,之前曾经由于玩牌被抓过一次。

  据介绍,2008年,周凌光曾因玩“斗牛牛”被拘留过,后交了500元罚款放出。

  对于周凌光因为打麻将而被送去管教经历了哪些司法程序,周凌光的爱人吴海英说,他们只收到过拘留通知书,再没有收到其它文书。包括袁洪富在内,多名老乡均说,“没有听过什么程序”。

  来自广东化州合江镇的周凌光来到广州已有7个年头,一直以收废铁等谋生,妻子在老家独自带着小孩,最小的才11个月。此外,他的父母已经80高龄,要靠他赡养。在老乡眼里,他是一个很老实的人,由于家庭负担重,并没有多大赌性。

  法警:再拍就砸你相机

  昨天中午12点,死者姐夫徐中祥及外甥华广胜来到广州市少教所大门外点燃香纸,供上白酒,祭奠亡灵。

  记者在征得两人同意后进行拍照。没想到,两名法警冲出来制止记者拍照。其中一人还拿着相机对着记者就拍。记者质疑其做法的合法性时,迅即有警车开来,不少于8名法警堵住少教所大门。在对记者证予以登记后,其中一名法警还说,“你们是什么鸟报纸,滚。”“再拍就砸你相机。”

  记者要求采访少教所领导时,值班法警通过对讲机与所领导沟通。所领导说:“要他们到市司法局去,这件事已经归口到市司法局。”

  在记者要求采访广州市劳教局领导时,另一名法警几次通过对讲机向相关领导通话汇报后,同样称劳教局领导不接受采访,已经归口到市司法局,要记者到市司法局采访。

  朋友之间打麻将就被抓,又是罚款,又是拘留,其中周凌光还死在少教所。租住在事发地的居民都说,很少发生打麻将被抓的现象。

  为了进一步调查当时周凌光被抓的情况,记者来到当时出警的前进派出所,要求采访该所负责人。

  但值班人员通过电话向所领导汇报后,回复说,“要接受采访,必须通过局领导同意,在没有局领导同意之前不能接受采访。”

  同时,一个成年人为何被送进少教所“感化教育”,也是一个疑点。死者爱人吴海英说,调看少教所监控录像时发现,少教所里面除了小孩,还有大人,甚至有老人在里面接受管教。一名在少教所里搞装修的工人也证实说,里面确实有大人及老人在接受管教。

  白云区检察院王晟称,由于近年对未成年人实行劳教的人数逐渐减少,为了利用少教所的人员和财产资源,也关押一部分成年劳教人员,目前该少教所的未成年劳教学员只有几十人,编成一个中队,而成年劳教人员编成一个大队,故周凌光在广州市少教所二大队。

  针对为什么打麻将被劳教,都走了哪些程序,广州市司法局办公室一位姓唐的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之前这些都是走了程序的,都是合法的”。并称此事目前正严格按照法定程序在处理善后工作。

点赞
收藏
客服
客服二维码

以提高戒毒矫治质量为己任

QQ
客服QQ

30513216

QQ群
QQ群

261522972

电话
电话

0570-7777626

微博
邮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