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矫治网

情与毒


记者孙燕通讯员马晓静闵丽娜  

  曾经的幸与不幸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在情面前,多少痴情儿女,尽误平生!其实,“误”与“悟”不过是一念之差。不能悟,就可能误上一生,悔之晚矣。
  杨灵出生在江南一个美丽的水乡,是家里的第四个女儿。很不幸,重男轻女的父母在违背计划生育偷偷生下她,发现又是一个女儿后,将她无情遗弃。
  幸运的是,不到半岁时,杨灵被送到了养父母的家,开始了她新的生活。养母杜靓是一所军医院的外科主治医生,养父杨毅是另一座城市的一名军官。结婚多年的杜靓和杨毅因为身处不同城市,分多聚少,再加上多年不孕,婚姻关系出现危机。他们见到杨灵时,人性中的父爱、母爱同时迸发,觉得这样一个可人的孩子就是上帝送来改善他们婚姻关系的最好礼物。
  杜靓和杨毅不但给了杨灵亲生父母般的爱,而且给了她生身父母无法满足的物质享受。虽然,年幼的杨灵从大人的谈话中隐约猜测到自己不是父母亲生,但有养父母真挚的爱,杨灵还是无忧无虑,快乐地度过了她美好的童年和少年时光。
  但,随着养母的病倒,不幸再次降临到杨灵的身上。
  由于工作压力和长期的夫妻分居,杜靓患上了失眠忧郁症,并且越来越严重,她迫切地希望杨毅能够回到自己身边,给自己和杨灵一个完整的家,可问题总是得不到解决。最终,杜靓和杨毅离婚了。
  1997年9月26日,对于杨灵来说,是真正噩梦的开始。进入卫校,新学期的课开始还不到一个月,养母杜靓突患脑溢血经住院医治无效死亡。
  处理完杜靓的丧事,杨毅要走了。他意味深长地对杨灵说:“小灵,虽然你妈妈走了,可是你还有我。重要的是,你长大了,马上就是个成年人了,今后我不在你身边,你应该学会照顾你自己。懂吗?”
  杨灵无奈地点点头。“这是你妈妈的遗产,你好好保管,也别太委屈了自己。”杨毅把一个存折给了杨灵之后,嘱咐了几句,踏上了回程。
  养母去世后,一个人生活的杨灵倍感孤独和寂寞。每当学校放假,她不再那么兴高采烈地往家里赶,因为家里再也无人等待她了。
  1998年初,杨灵和几个同学一起到附近的一所医院里实习。每天的日子被查房、扎针填满,生活开始变得充实,杨灵也变得快乐起来。
  “杨灵,我给你介绍个男朋友吧。”一天,同学李玲趴在杨灵的耳边悄悄地说,单纯的杨灵瞬间脸红了。养母走后,杨灵就像一朵浮萍,虽然养母给自己留下了一笔钱,可以衣食无忧,但却没人关心、问候她,养父也已经好久没来电话了。“将来的他会长什么样呢?”李玲的话让杨灵有了少女的心事。
  一个周六,杨灵刚换下衣服准备下班,李玲就跑过来:“杨灵,你等等,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不由分说,李玲拉起杨灵就跑。
  “这是我堂哥,刚从广州打工回来,这次回来不打算回去了,准备在咱这儿开一间时尚西餐厅。我伯父、伯母都要上班,正缺个帮手呢。”在一间优雅的咖啡厅,杨灵见到了他李建。第一眼看到李建,杨灵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身材,清秀的脸庞,一双忧郁的眼睛让杨灵怎么也忘不掉。而杨灵俊俏的面容也一样吸引了李建的注意。
  那次见面后,李建开始主动频繁约见杨灵,尤其是有李玲做“内应”,李建总能在杨灵高兴的时候为她锦上添花,不高兴的时候逗她开心。和李建在一起,杨灵找到了久违的温暖。渐渐地,一日见不到李建,她就会感到坐立不安。“这就是爱情吗?他会成为伴我一生的人吗?”杨灵暗暗地问自己。
  可是一段时间之后,李建变了,有时好几天连个电话都没有。杨灵问他怎么了,他总推说自己正在为开店忙碌。
  一天,杨灵正在为没有李建的消息而心神不宁的时候,李玲对杨灵说:“走,我们去他家找他。”当李玲和杨灵来到李建暂住的出租屋时,杨灵傻眼了。
  李建正蜷缩在出租屋的小床上闭目养神,那种陶醉和忘我的神情让杨灵打了一个激灵。作为实习护士,她很快意识到,李建在吸毒,而且是刚刚吸完毒品。
  床头柜上的纸包还在,而墙头衣架上的“劳教”服更让杨灵一阵眩晕。“杨灵。”当看到杨灵和李玲站在自己面前,李建一下子从陶醉中清醒过来,“对不起,我不该隐瞒你……”原来,李建和杨灵见第一面时刚从劳教所出来,他因为吸毒被劳教了半年。
  “相信我,杨灵,我不想失去你才隐瞒不说的,原谅我好吗?”面对李建的苦苦哀求,杨灵怨恨地瞪了李建和李玲二人一眼后,捂着脸冲出了房间。
  原谅,还是不原谅?杨灵一时难以抉择。但想到自己除了李建之外,没有一个亲人,杨灵最终选择了原谅李建,因为她相信,她一定能用自己的爱帮助李建戒掉毒瘾。
  于是,杨灵和李建又双双出现在众人面前,然而这种幸福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月,李建再一次被杨灵撞见吸毒,而李建在发誓后再次被杨灵原谅。如此反复,杨灵有些绝望了,她问李建:“毒,真的那么难戒吗?我证明给你看,我能戒,你也一样能戒。”单纯善良的杨灵为了挽救男友,自己以身试毒。
  然而,杨灵不但没有挽救男友,自己也吸毒成瘾。此后的日子里,尽管多次进入劳教所、戒毒所,杨灵仍没有摆脱毒魔的手掌,养母留下的近30万元遗产被他们吸食殆尽。
  2008年,和李建相处了近10年的杨灵开始觉悟了,她知道李建误了自己,也知道她想要的家是李建给不了的,自己是该撒手的时候了。
  正当杨灵为爱情失意惆怅若失的时候,她人生中的第二个男人出现了。他叫梁辉,家在平顶山,现在许昌一家知名的私营企业任高级主管,拿着不菲的薪水,人长得也不错。他在杨灵最失意的时候出现,对杨灵嘘寒问暖,逐渐走进了杨灵的心里。只是,他比她大10岁,有家有妻儿。
  “你能给我婚姻吗?”
  “放心,等两年之后,我和她离了婚,我一定娶你。”
  杨灵是感动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遇到梁辉这样的男人。
  对杨灵的要求梁辉总是有求必应,他愿意为杨灵买昂贵的首饰、时尚的服装,愿意看到杨灵漂漂亮亮地和他出入成对。杨灵也很满足这样的生活,她以为这样的日子就是自己想要的,在不久的将来,梁辉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名分,自己就会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沉浸在幸福中的杨灵也在此时发现,自己已经几个月没有犯毒瘾了,禁不住喜极而泣。
  可是,两年过去了,梁辉并没有和妻子离婚,杨灵曾旁敲侧击提醒过梁辉几次,但都被梁辉把话题转移到了别处,再后来被杨灵逼急了,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躲着杨灵。
  一天,苦闷的杨灵一个人在大街上闲逛,没想到居然碰上了老同学李玲。李玲把杨灵带到了许昌一家宾馆,给了她一支香烟让她缓解情绪。杨灵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又一次掉进了毒品的沼泽。
  随后的日子里,只要她心里难受,就都会联系李玲,哪怕是吸一口也会得到很大的满足感。毒瘾让杨灵感到害怕,梁辉是断然不会同意她吸毒的,他若知道自己吸毒,还会和自己在一起吗?更不要说和妻子离婚了。可是,毒资从哪里来?
  在一次和李玲外出游玩时,因为天黑,她们居住在一家小旅馆里,共处一室。凌晨时分,杨灵的毒瘾又犯了,全身的骨头缝里都像爬满了蚂蚁,难受极了。可是,从梁辉那里出来时,梁辉仅给了她几百元钱,几个景点下来,已经所剩无几,怎么办呢?正为难之际,她看着李玲,忽然想:“为什么不从她那里拿一些钱呢?白天看她买东西很大方的样子,包里边一定有不少钱吧。更何况,我现在走到这一步都是她害的,她也该付出些代价……”想到这里,杨灵轻轻地喊了两声李玲,见李玲翻了个身仍在熟睡,就从李玲随身携带的包里抽出了一叠钱,随后给李玲写了个便条,说梁辉给她打电话让她速回,她先走了。
  清晨,李玲醒来,看到身边的便条,又发现自己包的位置有异,赶紧查看,发现钱丢了,遂报了案。
  近日,经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法院最终以盗窃罪判处杨灵拘役3个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平凡的人,向往简单的生活

嗨、快来消灭零回复。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一下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