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矫治网

神秘来信牵出贩黄窝点


核心提示:深圳市第一劳教所的一名学员给本报记者写信报“猛料”,称其知道“那些违法批发黄色书刊、六合彩和盗版书刊的老板(的情况)”。本报记者及时与劳教所取得联系,报料者后在劳教所干警的“陪同”下现场指认盗版、淫秽书刊窝点,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了全过程。

 

  一封神秘来信

  8月下旬,记者收到一封来自劳教所的来信,不到一页纸,内容如下:

  我在(是)深圳市第一劳教所学员,因贩卖淫秽书刊,在接受改造。

  我看到5月28日你在法制报上刊登一些伪书(的)情况,特写信给你,想提贡(供)新闻线索给你。我知道那些违法批发黄色书刊、六合彩和盗版书刊 老板(的情况),(书的)数量很多,如果你愿意去的话,可给我来信,我叫外面的人带你去。你可以打他的手机:135××××××××,他会带你去。

  信署名为娄×。记者立即拨打信内所提供的手机号码,但该号码已不存在。记者随即又与深圳市第一劳教所联系,请该所查询娄某的情况,劳教所方面传来信息:娄某在该所劳教。记者提出采访此人,宋良毅所长热情地接待了记者。

  8月26日早晨,在第一劳教所办公室,记者与所长进行沟通后,便在教育科黄启斌科长的带领下,走向距离第一劳教所办公场所后50米远的那扇银白 色的大铁门。记者一行站在巨大的铁门外,向里面张望,什么也看不见,大铁门吱呀一声开启了一条缝隙,刚好可以进一个人。记者一行进入了大铁门内,绕过一堵 高墙,进入了一个陌生的领域,劳教所的场地非常宽阔,四周是高墙和楼房,中间是一个大大的操场,操场上劳教人员正在做早操,口中喊着口令,看上去非常有 序。他们穿着式样和颜色相同的短衣短裤,剃着光头。记者想写信者会是他们中间的哪一位呢?  

  “我在贩黄路上越陷越深”

  8月26日上午9点钟,市第一劳教所的一间会议室里,本文主人公娄某出现在记者的视线里:身材瘦小、脸色略显苍白,剃光的头上长出了短短的黑 发。娄某身着条形图案的短衣短裤,这里劳教人员均是这种装束。他局促地站在门口,看上去有点心神不定。罗富明警官叫他搬把椅子坐下来。娄某从墙角搬过一把 椅子,放在刚才站立的地方,然后小心地坐下,向记者讲述他的犯罪经过:

  我1972年出生在四川一个偏远小山村,由于家境贫穷,小学没毕业。我老婆几年前就来深圳宝安打工,我一直在家乡的一家小印刷厂打工。2004 年底辞去了工作,来到深圳,想找点事做,结果找了很久也找不到。整天在工业区和本地人居住区里逛荡,就结识了贩卖和批发淫秽书刊的人。我认为这也是一个赚 钱的手段。于是就开始加入贩卖淫秽书刊的队伍,每天晚上在工业区里摆摊卖书,由于价格便宜,内容“好看”,吸引了很多打工仔。

  我在贩黄的路上越陷越深,但好景不长,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我“收工”回到租住的出租屋里,椅子还没坐热,就响起了敲门声,随后就是几个警察进来,把我带走。我因贩卖淫秽书刊被劳教1年3个月。

  我以前认为,只有赤裸裸的淫秽画面才是黄色的,只有文字、没有图片的淫秽书籍不在其列。

  进来后,经过所里的法制教育,才意识到黄色书刊的危害性,并想通过正确的途径端掉我所知道的批发点,不让黄色书刊继续害人。

  劳教学员福永指认黑窝点

  8月26日11时,记者离开劳教所,驱车前往福永,根据娄某提供的线索,记者的采访车在福永的白石厦和新田一带转悠了几圈,但始终找不到窝点, 更看不出往来的人中有“可疑分子”。没有一个人像娄某所描述的那样:手里提着黑色塑料袋,袋子里装的都是“货”,这些人都步履匆匆。回到报社,记者立即向 市第一劳教所“求救”,得到的回答是:因为是周六抽不出警力,8月29日可开展行动。

  白石厦小巷内发现目标

  8月29日8点45分,市第一劳教所,宋良毅所长安排劳教所教育科黄科长接待记者,黄科长负责办理娄某临时出所的手续,10点钟,记者走出劳教 所大门,在大门口,上了一辆面包车,车上坐着3位穿便衣的警察和一名保安员,身穿劳教服装的娄某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他身旁坐着的是那个身材魁梧的保安 员。

  车向福永方向驶去,本报的采访车载着摄影记者跟在后面。过了机场,进入福永地界,车内的紧张气氛突然缓解,这个“功劳”应归功于娄某,他看见福 永后显得有点激动,竟然不自觉地当起了导游,告诉车上的人这是哪里,那个建筑物是干嘛的,那条街主要卖什么东西等等。车在他的指引下走上了龙翔路,后来就 进入了一个叫白石厦的社区,这里是当地居民的居住区,也是外来人租住的出租屋区。车在娄某的指引下开进了一个小巷子。娄某指着前面的一个绿色大铁门说:窝 点就在这里面,后面那栋楼也是。

  黑窝点前看到老熟人

  车向前开动了几步,娄某指着后面红楼中间的一扇白色防盗门说:“我就是在这里面拿书的。很多人都在这里批书,这个点有五六年了。门口的三轮车和 自行车都是来拉书的。”话音刚落,一个骑黄色自行车的人出现了,这个穿黑色T恤衫、短裤,趿拉着拖鞋的男人在白门口刹住车,按白色大铁门的门铃,娄某显得 有些兴奋:“这人我认识,我在这里拿书时经常见到他。”

  大门开了,“黑T恤”消失在白门里,大门重新关闭。随后,又有几个打扮与“黑T恤”相似的人走进了这个白大门。看来,白门的诱惑力确实不小。 10分钟后,“黑T恤”首先从白门里钻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子,不是很大,袋子里装着什么东西,看不到,但从形状上看是书籍。娄某说:“这个 家伙就这个水平,没多少钱,胆子又小,每次只能拿少量的书。”

  随后,又有几个人先后进入白门,又陆续出来,手里都提着一个或多个黑色塑料袋。这里无疑是一个黑窝点,看上去生意比较火。

  新田社区寻找未果

  离开白石厦窝点,车向新田方向驶去,但这次并不顺利,车在新田旧区附近绕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新的窝点。娄某说他实在是记不清楚具体的位置了。车 在一个巷口停留了十几分钟,也没有发现可疑现象,这时已经11点半钟。娄某被批准的外出时间只有一个上午。即使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了。罗警官打电话向所 领导讲明情况,娄某的外出时间被延长了两个小时。

罗警官反复地启发娄某,想唤醒他的记忆,但娄某怎么也想不起窝点的具体地点。看来福永新田这个地方是无什么“潜力”可挖了。车离开新田,在一家餐厅门前停下,另外两个警官进去买盒饭。10分钟后盒饭送到了车上,大家匆匆吃完饭。车向下一个窝点进发。

  一个小时后,“采点队伍”撤离福永。

  一场端黑窝的行动即将展开!

:循娄某指认查获大量黄书盗版书

  市第一劳教所负责人表示 娄某有望获提前解教

:所内检举揭发的成功范例,劳教场所的信息潜力是巨大的,就看如何发挥作用。


平凡的人,向往简单的生活

嗨、快来消灭零回复。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一下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