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说法 / 探访浙江省戒毒劳教所:80%的复吸率令禁毒任重道远

探访浙江省戒毒劳教所:80%的复吸率令禁毒任重道远

发布日期:2009-06-20 07:12:08 1273 次浏览

在心理集体疏导室,一位警察对9位学员进行教学。

   莫干山路1411号,浙江省戒毒劳教所。门口自禁毒法实施之后多了个牌子,“浙江省强制隔离戒毒所”。一辆的士停在路边,女司机阿春在这里常待,每天早上9点不到,等待着走出这里的戒毒人员。

  她摇摇头:“这里走出去的小青年,大多数一上车选择的不是回家,因为不敢回家,而是去朋友家,或者重新回到那个圈子里去。”

  阿春用一名非专业观察者的身份判断,吸毒成瘾的戒毒者,复吸率肯定很高。因为她就从这里送出去好多人,不久又看到他们回到了这里。

  “6・26世界禁毒日”前夕,本网记者获准进入高墙,探访这家我省规模最大的强制隔离戒毒劳教所。

  迈对一步是警察 迈错一步染毒瘾

  赵旭(化名),劳教三大队一中队的戒毒人员,在文化活动室,他正在泼墨写书法。

  2008年,他在全省劳教系统劳教人员书法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副所长郭晓明遗憾地说,这个年轻人原来是警察学校就读的大学生,本应走上人民警察岗位的,但在校期间留宿吸毒人员,被学校开除,后来自己又走上吸毒的道路。

  开始吸毒和很多故事的开头一样,在青岛,赵旭与几个朋友相逢叙旧,突发胃疼,朋友拿出一个小纸包,出于本能的反应,赵旭推掉了,但随着疼痛加重,他禁不住诱惑,吸了几口。

  这天起,他身不由己的成了毒品的奴隶。

  他也后悔过,每次都会信誓旦旦地对父母说:“这是最后一次。”

  95年,他前往宁波自愿戒毒,但好景不长,出来两个月,又跟毒品粘在了一起,当年9月被公安机关抓获,强制戒毒41天。

  买了车办了厂 失意时首先想到的却还是毒品

  出来后,赵旭决定一心一意做生意,买了车,也办了厂。母亲看他浪子回头,事业有成,心里很高兴。

  可就在02年,生意上遭遇点挫折后,赵旭又重新拿起了锡纸。

  “吸了戒,戒了吸,我始终在吸毒、戒毒、复吸这个白粉圈子里徘徊。”03年,劳教,06年再复吸,再劳教,07年劳教期满恢复自由又毫不犹豫地再次吸上了,直到去年3月再次被抓。

  的姐阿春就接过赵旭。阿春用一名非专业的观察者的身份判断,吸毒成瘾后戒毒者,复吸率肯定很高,她就亲自将多位送出去,随后又看到他们回到了原地。

  这样的例子在郭晓明这里得到了证实。

  “复吸率其实达到80%以上,如果用流行病学模式分析,这个数字还将更高。”郭晓明说,任何一个国家还没有一种完整的治疗方案可以有效戒毒吸毒成瘾患者的病发。

  戒毒,关键靠的还是戒毒人员的信心和毅力。

  这一次的戒毒,会不会是下一个复吸轮回的开始呢?

主持心理集体疏导的女警员,口才特佳,幽默风格颇像武林外传的女老板。

  在高墙内更像是接受治疗的病人

  上午10点半,三楼心理课堂,赵旭所在的中队以班为单位开课心理辅导。

  警官陈静源正在教戒毒人员做一个集体疏导的游戏“打开千心结”,这个游戏让他们学会服从、配合,最后成功。

  赵旭指挥着同伴,一圈一圈地绕出来,大家手围成了一个圈。

  整个氛围轻松而有趣。

  “以往将劳教戒毒人员视为‘违法者’,由劳教机关负责管理,带点惩罚的味道;而强制隔离戒毒,则是将强制隔离戒毒人员视为受毒品危害的病人,我们要帮助其摆脱毒品、战胜病魔。”郭晓明说。

  在戒毒所一间小房间里,悬挂着一个投影,劳教所会安排戒毒人员来这里观看警示片,这里叫做戒毒实验室,在后面,摆放了一些新型毒品、传统毒品的样品,旁边,就是一个骷髅模型。

  一般来说,一名戒毒劳教人员要完成几个必须的流程,生理脱毒――心理脱毒――行为矫正――技能训练――社会适应。这样一个模式,在戒毒劳教所已经固定规范下来,并且通过软件进行评价。

  操场,与记者一年前来此探访时已经不同,全部铺上了塑胶草垫。几十名劳教人员编排着队形,合拢、散开,不断盘旋,呈螺旋状,最后绽放成了一朵鲜花,这是戒毒劳教所的所歌《重放的鲜花》配舞。

  高墙里没有罂粟花,但走出高墙后,赵旭们会不会再度回头?

戒毒人员手上的累累伤痕多半是自残造成的。

禁毒所陈列的传统毒品样品。

民警在学习室里讲解毒品对身体的危害

点赞
收藏
客服
客服二维码

以提高戒毒矫治质量为己任

QQ
客服QQ

30513216

QQ群
QQ群

261522972

电话
电话

0570-7777626

微博
邮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