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练人生 / 浪子回头 / “我沉沦在毒品中这十四年”

“我沉沦在毒品中这十四年”

发布日期:2007-11-24 08:24:43 1920 次浏览

  "我很愿意现身说法"

  "俗话说: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女子劳教所管教已经给过我两次机会,而我依然又故伎重犯。我当时压力特别大,决定放弃一切算了。结果,我又想错了。劳教所领导和管教们依然不嫌弃我,一次次地感化了我,使我坚强地面对人生。

  我现在唯一能对社会做点贡献的就是,以自己活生生的经历’现身说法’。告诫那些跟我一样曾经有过吸毒史的人,不要再沉迷于毒品,一定要勇敢地逃离出去。"

  先后三次走进管教所的汪丽,一见到记者,就表露出她非凡的勇气。

  记者从她的讲话中整理出了这一期的报道,也整理出了沉重的心情。

  引子:一封信一段辛酸的忏悔

  今年10月底,本报记者收到了一封特殊的、没有注明写给谁的信。当记者打开这封信,一个叫汪丽的女子坎坷而阴霾的前半生呈现在眼前。

  11月1日,记者在乌鲁木齐女子劳教所见到了汪丽,通过她的个人陈述,记者深切感受到了她吸毒、贩毒、戒毒、复吸的复杂的心路历程。她说,这可 能是她最后一次的忏悔。信的全文如下:我是一个身患乳腺癌晚期的劳教学员,不久我将远离这个美好的世界。我还有许多梦想没有实现:对母亲的养育之恩,对女 儿的抚育之道,对管教民警的教育之情都还没来得及报答。

  十几年来,为了毒品我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青春年华,更失去了健康的体魄,甚至是做人的尊严。面对残酷的现实,只能怪我自己一次次的 复吸,一次次被劳动教养,一次次让亲人痛心,一次次让所领导和管教民警失望。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一定将重头来过,我要做姥姥的好孙女,做母亲的好女儿, 做丈夫的好妻子,做女儿的好妈妈,做一个有利于社会的人。

  在我可悲可怜又可恨的人生将要划上句号的时候,我不再迷惘,我要与时间赛跑!将隐藏在内心的丑恶坦然地面对大家,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把我的违法行径和悔恨展现给你们,并真诚地希望能敲响你们这些法制观念淡薄,误入歧途的吸毒人员的警钟,赶快觉醒吧!

  曾经有着令人羡慕的童年、曾经有一个疼爱关心的姥姥、曾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这所有美好的一切,都随着毒品的侵蚀而付诸东流。当因 吸毒贩毒被劳动教养过3次,并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的汪丽,得知自己身患癌症晚期后,在生命弥留之际,欲通过晚报进行现身说法,以告诫世人一定要远离毒品。

  童年:不懂得什么是幸福

  "一到夏天,什么新鲜水果一下来,我准能吃上;有什么刚出的新衣服,我也总是班级里第一个穿的……"汪丽一提起童年的记忆,脸上不禁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

  "我的童年无疑是令人羡慕的。虽然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我跟着姥姥独自在乌鲁木齐生活,但是远离父母的我却一点也不感到孤单,因为姥姥给了我’整个世界’的爱。

  自从我上学,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姥姥每天都接送我上下学,老师和同学都说我有一个好姥姥。但当时我并不觉得这份爱有多珍贵。

  记得小学四年级时,看着同学们放学后手牵手有说有笑地回家时,我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我就以同学笑话我为由,不让姥姥再送我上下学了,姥姥的眼神突然暗淡下来,麻木地点了点头。

  次日放学,我跟几个同学一起回家,刚一出校门,就听到其中一个同学说:汪丽,马路对面那个人好像是你姥姥!我顺着同学指的方向望去,果真是姥 姥,正慌忙地往电线杆背后躲,我冲过马路生气地对着姥姥吼道:你以后不要再来接我了!姥姥见状,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低着头不停地搓着双手。然而,姥 姥依然坚持送我上下学,只不过都悄悄地躲在远处,尽量不让我发现。

  虽然姥姥对我疼爱有加,但是对我管束特别严格。在我的记忆当中,结婚之前,我从来没有单独去过一次书店、逛过一次街、看过一次电影。每次不管我 走到哪里,姥姥都会跟到哪里,她总说女孩子单独外出不安全。现在,我愿意天天让姥姥送我,可惜,姥姥已经不可能再管我了,她离开了人世……"

  记者听到汪丽轻微的抽泣声,她讲不下去了。

  青年:赌气让我陷入毁灭

  "也许是姥姥管我太严,我太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便过早地步入了婚姻殿堂。然而,我却从此滑进了无边的白色深渊……"提起那段生活,汪丽的语调变得低沉。

  "14年前,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与前夫阿木相识,由于我渴望自由的强烈欲望,不久我们便结婚了。当年我只有18岁。阿木做服装生意,每月有二三千元的收入,这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属于高收入。第二年,我们的女儿诞生了,这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欢乐。

  然而,这一切都毁在了白色魔鬼的身上。

  女儿6个月时,我发现阿木不再像以前那样关心我和女儿了,对于我的质问,也总是找各种理由搪塞。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他在吸毒。当我歇斯底里地向他咆哮时,他竟然一甩门扬长而去。

  天亮的时候,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我也吸毒,看他重不重视我。我的这个草率的决定,毁了我的一生。"

  汪丽说,如果可能,她希望从18岁开始重来一次。

  婚姻:毒品让我越陷越深

  "现在想想才知道,一旦人沾染上了毒品,就没有爱情可言!"汪丽苦笑着说道。

  "在我劝说阿木戒毒无果的情况下,我抢过他手中的海洛因,学他的样子吸起来。他的脸色有一刹那的惊恐,随后恢复了平静。他突然搂着我的肩膀说:丽丽,你把工作辞了吧,我们一起打理生意,这样就有钱买毒品了。我当时居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随后,我辞去工作,把女儿送到姥姥家,跟着阿木打理生意。虽然夫唱妇随使生意大有起色,但是却为"分毒不均"而经常发生争执,吵闹打架成了家常便饭。

  有一次,我正在厨房做饭,刚回到家的阿木发现前一天买回来的海洛因被我擅自吸了以后,顺手拿起一只瓷碗扣在了我的头上,顿时鲜血直流,而他则跟没有看见一样,径直走到客厅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我和阿木的毒瘾越来越大,由烫吸发展成为注射,感情的裂缝也日渐明显。终于,我向阿木提出了离婚。我又孤零零地回到了姥姥家。"

  汪丽说,从那时候起,她开始自暴自弃。

  离异:亲人因我而离去

  "姥姥帮我带着女儿,还天天为我吸毒的事操心,终于心力交瘁地离开了人世,是我害死姥姥的呀!"一提起姥姥,汪丽便放声大哭起来。

  "离婚后,我带着女儿回到姥姥家,姥姥经常带我出去散步,变着花样给我做好吃的。但我脱不开毒品这个恶魔。

  有一天,我趁家中没人,大胆地拿出毒品注射,结果姥姥领着女儿回来了。当她看见那些东西时,一切都明白了。

  她将我送到工人疗养院的自愿戒毒所戒毒,她塞给我1000元钱让我买套新衣服。我却拿去买了毒品。

  不管我多晚回家,姥姥床头的那盏灯一直为我点燃着。一次,我去毒友家买毒品,一直等到晚上12 点多毒友才回来,便在毒友家住了下来。次日一早,当我急匆匆地赶回姥姥家时,看到姥姥坐在一把小板凳上,斜靠在门口睡着了,正值腊月天,姥姥的脸和双手冻 得青紫,我一下扑了过去,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2001年3月24日,我清楚地记得这一天,最疼最爱我的姥姥永远地离开了我。在临终前,她用尽全力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这也成为了她留在人世的最后一句话。

  姥姥的突然辞世,对我的打击很大,心情不好的时候,毒瘾就会猛然剧增,在我无力支付昂贵的毒资时,走上了以贩养吸的道路。

  我同样利用了母亲的善良和信任。我被抓获入狱之前,曾经为了购买毒品,骗母亲说我想开一个小商店,母亲便给了我5000元钱。当我进行毒品交易时,被民警当场抓获,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劳教:珍惜最后的生命

  "我刚出监狱时,姥姥的房子被亲戚霸占了,我在乌鲁木齐没有安身之地。母亲和孩子对我来说,都是相对陌生的。我就觉得命运对我真的很不公平,感觉很无助,逐渐地对自己丧失了信心,想用吸毒来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和烦恼。"汪丽说。

  "2005年底出狱后,我借宿在哥哥家。后来,我在大湾一带租了一间民房安顿下来。母亲见状,给我买来简单的家具和生活用品,并执意给我缴纳每月200元的房租。慢慢地,由于无聊的生活,我开始跟以前的毒友交往。

  2006年3月,我因吸毒被新兴街派出所抓获,送往强制戒毒所强戒三个月后,6月13日被送往女子劳教所劳动教养一年。

  我这次入所不久后,经常感觉右侧乳房有肿疼感,管教带我去市属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乳腺癌晚期。当年11月10日,管教给我办理了所外就医,这时候,离我出所的时间还剩4个月。

  母亲得知我生病的消息后,将外地的房子卖了,凑了一些钱,在乌鲁木齐买了一套二手房,并把女儿转到乌市上学,将我接回家中悉心照料。

  这段时间,我的心情万分复杂。我觉得活这么大,从未给家里做过什么贡献,现在还要让家人跟着我受罪。突然,一个"贩毒挣钱"的念头闪过脑海,想着留下一些钱也算是对家人的报答。这次,我刚一露手,就被公安机关抓获。今年4月23日,我又重新被收回女子劳教所。

  我原本想将生命最后的一段平静时光留给母亲和女儿,没想到,卖房子的人把母亲骗了。

  今年6月6日,我再次所外就医。7月20日,我办理了解教手续。我心里明白,拖了这么长久,再治疗也没有什么效果,就想在家多陪陪母亲和女儿。谁料,还未过几天平静的生活,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7月31日,我家中突然来了一位陌生男子,他说我们的房子是他的,给我们卖房子的女子是一名骗子,现在已被幸福路派出所民警抓获。当我们去派出所核实情况时才知道,那个女子自称是某二手房公司销售员,倒卖承租房实施诈骗案件9起,而我母亲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我当时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如果当初母亲不是为了我着急地在乌市买房子,就不会上当受骗,就不会造成现在无家可归的境地。

  这时,我无意间碰到了以前一个毒友,由于情绪极度低落当她将剩余的半管海洛因递给我时,我没有拒绝。今年8月12日,我第三次被送往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点赞
收藏
客服
客服二维码

以提高戒毒矫治质量为己任

QQ
客服QQ

30513216

QQ群
QQ群

261522972

电话
电话

0570-7777626

微博
邮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