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矫治网

戒毒人员回归社会的“承认”之殇


——戒毒所民警老吴对戒毒人员另类回访侧记

2019年春节前,温州市黄龙戒毒所民警老吴收到一份别样的礼物。这份礼物是“××县公安局解除社区康复通知书”(×公解社通字〔2019〕第×号),是在2015年底回归社会的潘某通过微信发来的,这是承诺兑现的见证。老吴跟潘某说,这是这个春节收到的最贵重的礼物,并祝贺他成功脱毒。

依稀记得,潘某在强制隔离戒毒期间,因一个违纪行为被送去禁闭。在送去禁闭前,老吴跟潘某有个简短的对话。老吴问:“你的这个行为,性质是否恶劣?”,他说:“一时冲动,的确不应该,我知道错了”,老吴又问:“需要怎么处理,才能服众?”,他说:“怎么处理,我都能接受”,老吴说:“先去禁闭”,他说:“好”。期间没有废话,也不需要过多的思想教育。可见,潘某虽然干了出格的事,但还算明事理,也因此老吴对他更加的留意。本来潘某可以提前五个月解除,因此事,最后只提前了一个月解除。对他来说,因一时冲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此后,老吴观察到其对从重处理的结果能坦然接受,且能安心戒治。每当其退休的父母,颤巍巍来看他时,他所表现出来的悔恨与不忍,也让老吴印象深刻。解除那天,老吴找他谈了最后一次话,问他对戒毒这件事是怎么看的,他说,没有自我限制就不会有人身自由,相信自己绝对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也希望对其继续帮助督促。希望老吴把手机号码给他,老吴同意了。

半年后,老吴接到潘某的电话,说他依靠一个办厂的朋友,开了一家卖门的销售门店,因为工作努力,接来的单子朋友的厂里都来不及做。老吴问他,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什么。他说,主要是社会“承认”的问题,刚出来,自己想独立创业的,想用自己一套完全产权的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因为自己吸过毒,银行不同意。还有方方面面的歧视,自己想融入社会,可是社会却不接纳。他还说,他认识的很多人都重新走上复吸的道路,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不到社会“承认”,从而灰心丧气。吸毒人群本身意志力就比较薄弱,复吸的可能性就很大。此后,老吴给了他一个建议,每半年联系一次,算是报到,遇到什么困难也可以随时联系。三年来,潘某的电话都能如约而至。

“承认”是一个基础的前提,“承认”也是一个复杂的理论问题,费希特、黑格尔、米德、霍耐特等人均有不同的表述。依照霍耐特,承认包含着爱、法律和团结三种模式,蔑视的形式包括强暴、剥夺权利和侮辱,其威胁的分别是肉体完整、社会完善和尊严,人对蔑视的抗争成为社会进步的道德动机。概言之,承认是自我借助他者并与他者共同拥有的前社会性的生存论意义上的经验,承认注重主体间性而不放弃主体性,凡有效的承认必为双向承认(亓同惠《什么是政治德性》)。

回归人员潘某为了得到社会的承认,实现了避免复吸的自我限制,确立和成就了自由之身;但由于未能有效得到社会的承认,社会化仍然困难重重,尊严受到了某种程度的蔑视。这种蔑视有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有的是无形的,有的是有形的,有的是有意的,有的是无心的,使主动社会化的潘某,无论是在独立意识,还是依赖意识,受到严重的挫折。还好,在潘某身上,这种挫折转化为积极的一面,促使他更加珍惜朋友给予他的帮助,加倍努力工作。毕竟父母年事已高,因为吸毒离婚了,还有个女儿在读高中,生活的压力可想而知,加上社会的难予“承认”,想想还是挺悬的。

社会应本着爱、法律和团结精神,要通过有形的手段,完善制度建设,来消除加诸于强制隔离戒毒归回人员这一特殊人群身上有形和无形的枷锁,帮助他们走出困境。比如潘某遇到的贷款问题,可考虑远离毒品时间的长短,银行予以有个比例的考虑。就在其发送解除社区康复通知书这当儿,老吴问他贷款这个情况时,他的回答是“一样”。还有公安、社保、卫生、就业保障、工商、住建等部门,如何办理户口、低保、困难补助金、医疗、社保等问题,做出具体而规范的规定,解决涉及切身利益问题的最直接困难和困惑,为这个特殊人群更好更快融入社会做好基础准备工作,解决回归人员及其家属的担忧;为人的向善创造条件,减少社会不和谐因素。

来自:温州网(通讯员 钱会广)


平凡的人,向往简单的生活

嗨、快来消灭零回复。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一下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