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练人生 / 浪子回头 / 浪子回头 捐肾不成众叛亲离

浪子回头 捐肾不成众叛亲离

发布日期:2006-02-14 01:40:28 2641 次浏览

  今年春节,当了18年“混混”的马建华本来十分期待过个闹热年:“我捐了肾后,大家对我的看法肯定会发生实质性改变,春节定会高朋满座。”然 而,没捐成肾,马建华在很多人眼中仍是个“原地踏步”的“混混”,就连14岁的儿子洋洋(化名)都没回家跟他过除夕。马建华只跟年事已高的养父母吃了顿冷 冷清清的团圆饭,众叛亲离的现状,让他感到很酸楚。

  去年年底,在成都曹家巷,这个回头浪子横空出世:“四进宫”的他发誓要捐肾,用特殊方式回报社会。然而,福州捐肾之行在轰轰烈烈中以啼笑皆非的方式画上句号--“马建华身体状况不能捐肾”的结论,令几乎所有的人开始怀疑他的真诚和动机。

  近日,记者走近马建华,走近鉴证了他38年人生之路的人们,发现他们几乎都是以一种怀疑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回头“混混”的捐肾行为。

  马建华其人其事

  马建华,现年38岁,成都曹家巷人。出生两天就被亲生父母抱给曹家巷一对夫妇。13岁开始逃学,16岁起多次违法犯罪,先后4次被劳教、劳改,2002年4月26日最后一次刑满释放。

  2003年1月,马建华到崇州种果树。2004年8月份到大邑县蔡场镇种蘑菇,成为浪子回头的典型人物。2005年3月,他办理了遗体捐赠手续,并表示想无偿捐肾。

  2005年11月底,马建华决定为河北一位肾病患者无偿捐肾,成为轰动一时的“捐肾狂人”。同年12月18日,他前往福州捐肾,但因身体状况太差并患有乙肝,未能捐肾。

  现实:痛与累

  捐肾未成遭怀疑

  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药味,26平方米的房子被4张床占据,做饭只能在门外的走廊上,这就是马建华和养父母共同的家。右眼仅有光感、左眼只有 0.04左右视力的马建华说起话来有气无力。自从去年12月22日从福州捐肾未成回来后,周围怀疑的目光和议论如潮水般涌来,他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患 有肺气肿、肺间质(部分)纤维化的他在短短的十多天里被下了两次病危通知。

  拿马建华的话来说,他一心想用捐肾的“辉煌”之举来结束他满含罪恶的一生,在死之前留下闪亮的一笔,彻底改变自己在人们、在养父母及儿子心目中 的恶劣印象。所以,去年12月份,当马建华得知自己的病情严重、“时日不多”后,毅然前往福州之路,为河北患者倪先生捐肾。此事吸引了全国数十家媒体的目 光。然而,南京军区福州军区总医院医生检查发现,马建华的身体状况不能捐肾,他很可能倒在手术台上;另外,他患有乙肝,他的肾会传染疾病!

  马建华灰溜溜地回成都后,几乎不敢见熟人,他陷入众叛亲离的绝境:没有捐成肾,养父母虽然仍让他住在家里,但“不再把他当儿,只当做好 事”;14岁的儿子虽然跟他一起去过福州,但开始认为“马建华的东西‘烫’”;他到社区申请医疗费,但社区居委会负责人告知,由于他受到过社会的捐助,大 家对是否再帮他有点犯难……

  过去:恶与罪

  被抱养的他当了18年“混混”

  78岁高龄还在街头摆烟摊的李春季回忆起马建华的童年,恍若隔世。38年前,在攀枝花工作的丈夫抱养了出生才两天的马建华。“五六岁时他特别乖,每天用抹布把地擦得发亮!”然而,就是这个可爱的男孩,从16岁开始给她带来痛苦甚至耻辱。

  13岁那年,马建华无意间得知自己是被亲生父母遗弃的,“我就像一块被人丢掉了的破抹布”,他开始逃学、流浪。到了16岁时发展到把同学的自行 车私自卖掉,又在街头设局诈骗,因此被劳教。从此后他打架斗殴、四处诈骗,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混混”。1995年,马建华因为用支票诈骗第四次入狱, 被判刑7年。1996年7月份,关在西昌监狱里的马建华在一次劳动的过程中,化学物品溅到眼睛里,虽经治疗,但视力迅速下降,当年年底他保外就医。

  在此期间,马建华的第一任妻子带着儿子离开了他,第二任妻子要求回养父母家中居住时,遭到了老人的反对,双方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门窗被打 烂了,桌子也被掀了”,老人一气之下起诉到法院,跟马建华解除了抚养关系。不久,马建华在一个茶铺喝茶时跟人发生争执又动手打人,被依法收监。2002年 4月26日马建华再次刑满被释放。

  行动:忏与悔

  浪子回头自食其力

  马建华出狱后,因为养父母将他拒之门外,他只得找到驷马桥街道办工人村社区。社区给他找地方住,并安排他守自行车挣钱度日。但不久,他的眼睛开 始流脓,完全看不见,住进了省医院。该医院的眼科专家张悦得知他的情况后,免费为他施行了四次羊膜移植手术,令他的视力达到了现在左眼0.04的水平。

  在省医院住院的过程中,马建华的思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触动。他没想到,自己这样一个对社会有罪的人,还能得到别人的无私帮助。一些从媒体报 道中得知他情况的陌生市民,纷纷到医院看他。一个老太太拿着一大把卖菜攒下的共100元零钞来到医院,一下子塞给了他。“孩子,我的儿子也在监狱里。求你 好好做人,给我们这些做父母的一点希望吧!”老太太的话令马建华开始认真地审视过去的自己。

  出院后,善良的养父母重新接纳了他。此时马建华再也坐不住了,他四处寻找自食其力的工作。2003年1月,马建华到养父的老家崇州三江镇租了1 亩4分多的地,种起了果苗。但由于对市场估计不足,销售情况并不理想。在此期间,他通过媒体将5000多株果苗捐献给边远山区的果农,看到人家乐滋滋的样 子,马建华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2004年8月,见种果苗仍挣不到什么钱,马建华只好结束了崇州的事业。

  马建华回到成都后,向成都市司法局安置帮教处、社区等部门求助,各部门为他筹集了4000元钱,于2004年8月介绍他到大邑县蔡场镇去种植蘑 菇。种蘑菇是件十分辛苦的事,对于视力低下的马建华来说就更困难了。长30米、宽6.5米的大棚一共有7个,打水、施肥、采摘等都只靠他一个人。每天凌晨 3点钟,马建华就要起床,把蘑菇采下来削去兜兜,忙着去赶早市。卖了蘑菇后,他又要回到棚里摸索着继续干活,一个棚子里就要呆两个小时。太阳大了要把棚子 掀开来透气,起风了要防止棚子被吹翻。半年下来,马建华挣了3000多元钱。一时间,马建华成了浪子回头的典型人物,成都市司法局、金牛区司法局、社区等 领导纷纷来到大邑看望他,媒体对他的事迹也纷纷进行了报道。

  追求:善与信

  为了“回报”誓言捐肾

  在种蘑菇期间,成都市红十字协会的人员一直很关心马建华。当马建华得知可以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后,当即办理了相关的手续。他还在市红十字会认 识了一位得尿毒症的贫困大学生陈真。陈真很需要移植肾,马建华当即表示想把自己的肾无偿地捐献出来。市红十字协会的林大东副会长认为,马建华如果捐出了 肾,根本无法再承受像种蘑菇这样的体力劳动,而且捐肾后需要药物调节,那样,马建华又变成了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他反对马建华捐肾。马建华只得暂时打消了这 个念头。

  在种蘑菇的过程中,马建华还接受了一个出狱人员跟他一起劳动。2005年7月份,原本就患有支气管炎的马建华呼吸更加困难。医生检查后认为马建华必须立即住院,特别是肺间质(部分)纤维化会越来越严重,而且暂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马建华在大邑种蘑菇期间,认识了一个有夫之妇,对方见他住院,遂到医院照顾他。一来二去,两人产生了感情,居然私奔了!此事不但在认识马建华的 人当中投下了一枚炸弹,更让儿子洋洋跟他闹翻了。洋洋本来跟着妈妈杨玲生活,他是从小听人家说着父亲的不是长大的。马建华出狱后曾想方设法讨好他,他渐渐 跟马建华有了交流,还帮着爸爸四处向有关部门求助。爸爸跟那个女的私奔后,那女人的丈夫找到他,让他说出马建华的去向,双方多次争执。“他在外面泡女人, 我在家里受气”,洋洋认为爸爸又回到以前罪恶的轨道上去了。当那个女人最终被其丈夫找回家后,马建华才发现儿子已不认他了。马建华便决定:想办法捐出肾。 “我想彻底改变自己在儿子心中的形象;同时,我反正也活不了多久了,想回报社会!”当洋洋知道父亲的决定后,被感动了,父子俩终于和好,他陪着爸爸前往福 州。但后来的一切大大出乎洋洋所料,“他从来没说过他有乙肝,医生也不敢给他动手术,怕他死在手术台上!”

  经过福州之行捐肾未成后,就连儿子洋洋都开始怀疑马建华捐肾只是一句有目的的誓言。但马建华仍然表示:“我还要捐肾!只要有医院肯接手,我就立马躺到手术台上!”

  众口质疑:他捐肾到底图啥

  一个人从16岁开始犯罪,当了18年“混混”,他突然要做连一个好人都很难做到的事:捐肾!在未实现捐肾意愿后,人们开始怀疑。“胜者为王败者 为寇”,虽然马建华的比喻不太贴切,但马建华周围的人,对于他究竟是不是真心从善的种种疑问,倒真的是因为他没捐成肾才开始一一冒出来的。马建华称:“这 有点像多米诺骨牌效应,最先倒下的那张牌就是捐肾失败!”

  疑问一:他究竟想不想捐肾?

  发问人:儿子洋洋

  去年12月份,当马建华表示要到福州去为倪先生捐肾后,洋洋说服倪先生的女儿等人对父亲进行了四次试探。

  第一次,倪先生的女儿来到医院告诉马建华,父母不愿接受他捐肾。洋洋盯着马建华的眼睛,看他作何反应。只见马建华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大声嚷嚷 他一定要把肾捐出去!第二次,一家媒体的记者为马建华找了一位医生。医生说根据他的身体状况,他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但马建华当即表示,他不管死不死,都 一定要捐肾!第三次,省公证处的工作人员到医院为马建华办无偿捐肾的公证时,马建华在公证书上按下了手印。第四次,洋洋决定陪着父亲去福州。为了买飞机 票,他让爸爸拿给他身份证及户口簿。“如果这时他说身份证不见了之类的话,那就说明他根本不想捐肾”,然而,马建华自然而然地给了他。

  然而,因为马建华没捐成肾,洋洋对当初的试探结果又开始怀疑。

  疑问二:为何不再种蘑菇了?

  发问人:居委会刘主任

  马建华为什么放弃了继续种蘑菇呢?社区居委会刘主任认为:“他是想做好人,也身体力行了。但他的思想根子还没彻底改造。他曾说,种蘑菇很累。”

  大邑县蔡场镇王副镇长证实,马建华后来病得很严重,无法再承受重体力活了。华西博爱医院的罗红医生曾为马建华治过病,“很严重,无法承受重体力活”。

  马建华认为,自己到34岁时才想好好做人,不料才开了个头就得病了,“这是命运给我开的玩笑,或许是报应吧!”

  疑问三:他的眼睛是好还是坏?

  发问人:社区工作人员

  马建华所在社区的工作人员曾女士说,马建华没捐成肾后,她甚至有点怀疑起他的眼睛来:“有时候你走到他面前他都看不到你,有时候老远他就在跟你打招呼,搞不懂他的眼睛究竟是好是坏!”

  现在四川省戒毒劳动教养管理所工作的二级警督刘卫曾是马建华服刑监狱的狱警,他也是位医生。他证实,马建华当年在监狱里劳动时,化肥洒在了眼睛里,随后视力下降。

  马建华说想不起有“多远就跟人打招呼”的事,“自从眼睛不好后,我的耳朵特别灵,也许是听到对方的声音才打招呼的吧。”他说没想到连这样铁板钉钉的事情都有人怀疑。“这充分说明我没捐成肾,让人们对我的印象重新回到了以前!”

  疑问四:从善之后为何还骗人?

  发问人:居委会曾副主任

  去年10月份,已患病住院的马建华找到社区居委会曾副主任,说自己要回去种蘑菇了,但没钱买苗子,希望社区能支持一下。社区当即给了他600元 钱。但曾副主任很快知道,马建华根本没回去种蘑菇,而是跟个女人私奔了!“他这是在骗人!我们社区曾为他出了数千元医疗费,他居然还骗我们,真是本性难移 呀”。

  马建华承认,他确实骗了社区。当时他拿着600元钱跟那个女人去了新都,两个多月后又病倒在医院里。他承认,这件事令社区对他失去了信任,“但 社区曾经承诺再给我付医疗费。如果我不那样说,他们不会给我钱的”。但社区居委会刘主任说,他们一直没放弃过马建华,就是到了现在都为了他向区残联请求帮 助。但马建华的所作所为令人寒心。

  疑问五:捐肾是作秀吗?

  发问人:社区工作人员、金牛区司法局基层科有关负责人、狱警刘卫

  “马建华捐肾是作秀!”无论是工人村社区的工作人员,还是金牛区司法局基层科有关负责人都这样认为。就连跟马建华打了数年交道的二级警督刘卫也 认为,马建华说要捐肾是动机不纯。虽然刘卫同时认为,马建华这样做是为了治病,是为了生存,是想得到别人的帮助,“毕竟没有违法,也没伤害别人,可以理 解”。

  但马建华说,这不是理解,而是对他的误解,“如果说是为了生存,那么我在得重病前就想把肾捐给那个大学生,又做何解释呢?那时我种蘑菇可是能挣到钱的。另外,谁作秀会做得那么彻底,会用法律的方式确定捐肾(指进行了无偿捐肾的公证)?我真的就是想回报社会,很简单!”

  省公证处李安科主任是接受记者采访的人当中,惟一一个相信马建华是真正想捐肾的人。他说,当时是他到医院为马建华办理无偿捐肾的公证的。“我在 法律行业干了三十年,凭我多年阅人的经验,我判断他是真诚的!他家境那么困难,还想着回报社会,令我感动。”李安科激动地说,社会上有种不好的风气,如果 谁想干点什么事,就有人出来说长道短。马建华本就是个需要帮助的人,有人认为他捐肾是想出风头,这对他是不公平的。

  疑问六:他早知自己有乙肝吗?

  发问人:居委会曾副主任

  当马建华踏上飞往福州的飞机时,很多人都被感动了。然而他没捐成肾,而且福州的医院还检查出他有乙肝!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一位肾移植专家告诉记 者,捐肾者有乙肝,会通过肾移植传染给对方。如果接受肾移植的人没有乙肝,马建华就捐不成肾。如果对方本来就有乙肝,那就要看马建华的乙肝传染性如何,他 的肝脏功能如何。但据悉,那位得尿毒症的倪先生没有乙肝!

  “马建华早就知道自己有乙肝,他怎么能捐肾呢?”社区居委会的曾副主任向记者出示了一份由华西博爱医院给马建华出具的出院病情证明书,“这是马 建华从福州回来后,希望社区给他付医药费时拿来的”。这份去年12月18日出的证明书上明确写着,马建华患有慢性乙型肝炎。而那天,马建华是拿到了这份证 明书才前往福州的。

  虽然该医院的罗红医生说她曾及时地告诉了马建华他的病情,但马说他确实不知道自己有乙肝,他根本没看那份出院证明,罗红也没告诉他有乙肝。

  疑问七:只做“光荣”的事?

  发问人:居委会刘主任

  社区居委会刘主任跟马建华打了多年交道,对他比较了解。“他第四次出狱后有个很大的变化,什么光荣、什么事会产生社会影响他就去做什么。比如说捐肾会引起媒体的关注,他就说要捐肾。”

  对此,马建华毫不避言。他说,他有18年的时间都是罪恶的,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就是个反面的形象”。“我之所以选择去做大家认为光荣的事,就是想以此抹去我以前在人们心中的印象!这是稍微有一点荣誉感的人都想做的。”

  疑问八:连朋友都要害?

  发问人:邻居

  脑袋瓜灵光、到处肇皮,就连亲戚朋友都要害,这是马建华的邻居们对他的普遍印象。马建华的儿子洋洋举了两个例子:一次是妈妈的一个朋友把保险箱 寄放在他家中,马建华乘没人时用刀片把箱子划烂,将里面的金项链及几千元钱给偷走了。另外就是马建华保外就医时,一个朋友把一大堆歪碟子放在他家中,马建 华为了立功,向公安机关举报了此事,“搞得人家倾家荡产的!人家以前对他还不错”。

  马建华承认,在他的“混混”生涯中,确实做过很多对不起人的事情。至于举报那个卖歪碟子的事,马建华把其归为从善之举。“对方是违法行为,直到现在我都认为没做错。莫非我没捐成肾,连做过的正确的事都变成错的了?”

  疑问九:“混混”真能从善吗?

  发问人:养父母

  马建华的养父母虽然暂时让他住在家里,但他们并不认为他能真正改好,特别是当马捐肾失败后。2003年,他们为了还债,把一套房子拿来抵押,不 料马建华私自拿走了1.5万元钱,害得他们只得卖掉了那套房子。对于养父母的责备,马建华自知理亏:“我知道,我伤透了他们的心。”

  刘卫多年来跟马建华这样的服刑人员打交道。他说,服刑人员失去过自由,通过改造,他们大多数都有从善之心。出狱后,个别家境不好的也有以烂为烂 的。马建华“四进宫”,劳动改造彻底触动了他的灵魂,特别当养父母年事高了,儿子又渐渐懂事了,马建华思想上有了新的认识。从马建华种树、种蘑菇等可以看 出,他想从善的心是真诚的。虽然在从善的路上思想可能会有些反复,比如用骗的方式从社区拿到600元钱等。

  疑问十:身边从不缺女人?

  发问人:社区居民、儿子洋洋

  相貌平平,眼睛不好,没钱,有不光彩的前科。但马建华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少女人,而且“那几个女的都长得漂漂亮亮的”。社区里的人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就连马建华的儿子都说“总有女的哭着喊着要跟他”。

  马建华第一任前妻杨玲曾是位老师,到一家公司工作后认识了当年在跑销售的马建华。两人于1990年结婚,但婚后不久他就因伤害罪被判刑,两人的 婚姻到1997年彻底崩溃。1994年,刚刚从监狱里出来的马建华“害”了一个女大学生,对方生了个儿子。“如果那时杨玲肯离婚,说不定我的人生会发生改 变。”。1998年,马建华跟另一名女子结婚,他第三次当了爸爸。这场婚姻维持了4年。去年又在蔡场镇闹出了那场私奔的桃色事件。

  杨玲说,马建华条件确实不怎么样,但他“嘴巴特别会说”“脸皮特别厚”,自己都不知怎么就跟了他。

  说到自己为什么会得到女人的青睐,马建华颇有点得意:“可能是我读得懂女人的心吧。”至于自己的恋爱史,马建华说,自己条件不好,他从来没隐瞒过对方,“瞒也瞒不住,都摆在那儿的”,但总的来说“我是真诚的”。

  马建华说,对于他来说,谈爱情就“太水”了,“两个人在一起只是凑合过日子,有个人来照顾我,那当然好”。

  马建华服刑所在监狱的二级警督刘卫向市民们呼吁:“犯罪只是历史,被释放后他们就是新生的公民”,除了政府从政策上对他们进行扶持之外,邻居、 家人也该为改好了的他们创造继续生活下去的物质条件,用包容、理解的心态帮他们重新融入社会。至于像马建华这样的人,要认识到过去的错误,彻底抛弃不劳而 获的思想。从善要从点滴做起,不要一味追求轰动效应,这样才能滴水穿石,令人们真正接受。

  记者手记

  相信他这一次

  在一万次提醒自己不带任何偏见之后,我跟马建华面对面了。18年之内“四进宫”、伤透了养父母心的种种劣迹,不但如影随形地笼罩在马建华身上, 也令我难以释怀。对此,马建华显然很清楚。所以在跟我面对面之前,他向媒体一位跟我熟识的同行打听过我,直到对方拍胸脯保证我“绝对可靠、绝对客观”后, 他解除了防备之心。

  果然,马建华的担心不是多余的。接受采访的人几乎是一边倒,大家都怀疑马建华捐肾的真诚,怀疑他是真的从善了还是在耍什么花招,社区居委会的曾 副主任还拿出了马建华在去福州之前就应该知道自己有乙肝的证据(华西博爱医院的出院证明)。但是,马建华没有重新诈骗,而是捐献遗体、到大邑种蘑菇、进行 了无偿捐献肾脏的公证,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难道这一切不足以说明马建华是真心从善吗?

  不相信一个人很容易,相信一个人有时却很不容易。二级警督刘卫、省公证处李安科主任选择了相信,他俩相信马建华从善的真诚。同时刘卫说,马建华捐肾就算动机不纯,是想炒作,也只是为了生存,为了求得别人的帮助,没有违法,可以理解。

  在马建华捐肾事件上,已无法用简单的是与非、对与错来评判了。人是复杂、多面的,马建华这样的人尤其如此。活了38年,用了整整18年才开始走 正道;刚刚脚踏实地做事又得了重病;吃饭、看病都得靠救济……马建华从善的路并不平坦,而他追求轰动效应的捐肾行动带来的副作用也显而易见。

  仔细权衡之后,我希望善良、宽容的市民们,请相信马建华,相信真的有一个“混混”这次是想真心从善。

相关链接:捐肾浪子的父子故事:儿子梦中喊他劳教犯

点赞
收藏
客服
客服二维码

以提高戒毒矫治质量为己任

QQ
客服QQ

30513216

QQ群
QQ群

261522972

电话
电话

0570-7777626

微博
邮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