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矫治网

我与学员


 

            
 
夏季闷热的天气,让人或多或少情绪有点烦闷,一连好几个月都不见半点雨星,今天老天爷终于开了大恩,一天淅淅沥沥的小雨让人不由得兴奋起来。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着随风飘摆的雨丝,阵阵凉意让人倍感惬意,突然一种想去大院看看的冲动油然而生。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去大院了。由于这段时间政治处工作比较多,整天要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可以休息,想想今天手头上的工作处理的差不多了,决定去大院看看。
来到大院,刚到习艺车间门口,学员施某看到我过来,老远就说:“穆管教好长时间不见你来大院了,前天我还和王某说呢,好长时间不见穆管教了”,我随口说到:“咋了?想穆管教了?”施某嘿嘿一笑说:“就是觉得好长时间不见你了,好长时间不和你谈心了”。一句一个好长时间,让我一个刚刚参加工作不到半年的劳教警察,内心深处充满些许欣慰。随后,我和值班干警打过招呼,就来到生产机器前,正在工作的学员看到我过来,同样的一句话:“穆管教好,好长时间不见你了”。一连几个学员都说好长时间不见我了,说的我心里很是高兴,不管学员是真的想找你谈心了,还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在他们的思想里有你这个管教的存在。
参加工作到劳教所,我被安排到政治处,刚开始工作少,有很多时间去大院,几乎一两天去一次,现在随着业务的熟悉,越来越多的工作需要做,所以有将近一个月不来大院了。我自我感觉自己是一个善于做思想工作、善于交谈的人,所以很多学员乐意和我交流,我也喜欢找他们谈话,帮助他们化解思想上的纠结,从树生活的信心,给他们讲解相关的法律知识,谈对未来的看法,讲家庭亲情的重要性。也许是交流的次数多了,也许是某一句话确实开化了他们心灵的纠结,让他们记住了我这个管教。
一个月前,学员田某,进来不到俩月,经常发烧,吃点药就好,过几天又犯,检查也没啥病。记得那天我值行政班,晚上吃过饭我去找田某谈话,开始他并不怎么说话,随着一点一点的深入交谈,慢慢的开始聊了起来,田某是单亲家庭,几乎没有让他可以回忆的快乐童年,后来辍学后去饭店打工,在饭店认识了一个女孩,后来俩人同居,田某因为喝醉后与别人发生口角寻滋闹事被劳教,来之前女朋友已经怀孕,现在他被劳教,心里一直有块“心病”,不知道该如何安置女孩。情绪的低落致使他精神萎靡,平常也不和其他学员交流,思想封闭。我问他“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了吗,女孩家人知道吗?”他说:“没有给家里人说,女孩家人也不知道”。他说他现在很痛苦不知道该咋办,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该如何。我说:“下个接见日把这件事告诉家人吧,至少可以给女孩一点照顾”,他忙摇头说:“不行不行,我和继父根本不和,我妈在家做不了主,说了也是白费”,我说:“试试吧,要相信家人,爸爸妈妈每个接见日都来看你,说明他还很疼爱你,相信他们会理解你的”。田某半信半疑的点点头。谈完话临走时我还嘱咐他要把事情告诉家人,他还是半信半疑的应付着我。
过了有一周的时间,我去大院,田某看见我高兴的说:“穆管教,我爸妈同意照顾我女朋友了,还要把女孩接到家照顾”话语间充满了喜悦之情,他说:“我和爸妈之间有太大的误会了,我错怪爸妈了,你知道吗,接见那天妈妈的话让我差点哭了,我妈说儿子,你放心好好改造,就是妈妈不吃不喝也不能让我未来的儿媳妇饿着,更不能饿着肚里的孩子”。我说:“放心吧,***妈会照顾好她的”,田某很是高兴的说“谢谢穆管教,是你帮助了我”我忙打断他说:“不用谢我,其实是你自己在帮助自己,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照顾她”田某不住的点头嘴里还一直说“是,是,谢谢,谢谢” 后来田某情绪逐渐转变过来,表现越来越来好,各方面都很积极。
也许偶尔的一句话就可以给他们指引一条前进的方向,偶尔的一次谈话就可以改变他们生活的轨迹。在这些迷茫的学员面前,更多的就是教育感化,想尽一切办法挽救他们,使他们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一个多月不见他们,见面时一个好长时间不见,让我觉得很是欣慰,他们无意之中的一句话让我更加坚定了工作的信心,让我更加喜欢劳教人民警察这个职业了。
 
鹤壁市劳教所:穆俊超

平凡的人,向往简单的生活

嗨、快来消灭零回复。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一下
切换注册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