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成功

账号登录

还没有账号? 去注册 >

忘记密码

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邮箱注册

已有账号 去登录 >

当前位置: 首页 / 场所交流 / 管教经验 / 28干警零距离接触艾滋病人

28干警零距离接触艾滋病人

发布日期:2008-11-30 20:46:10 3592 次浏览

【12·1世界艾滋病日】28干警零距离接触艾滋病人

—来自三水劳教所HIV专管大队的报告


三水劳教医院护士在为HIV感染劳教人员抽血检验。冯党生摄

  这是一群平均年龄只有31岁的年轻管教干警,他们整天打交道的,不是一般的学员,而是艾滋病感染者。

  在三水劳教所HIV专管大队,这些干警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顶着随时可能发生的职业暴露风险,却很少有人了解他们究竟在进行着一场怎样的特殊较量。

  在第21个世界艾滋病日前夕,记者走进三水劳教所HIV专管大队及三水劳教医院,去了解这群在特殊环境中默默奉献的人。

  ●挣扎与艾滋打交道,瞒了妻子一年多

  结婚一年多,做妻子的竟然不知道,那位晚上躺在身边的男人阿斌(化名)竟然整天与艾滋病打交道。每次下班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冲进洗澡间,痛痛快快地把自己从头到脚浇了个遍,衣服也必单独洗过。

  妻子向来没有太往心里去,她不是一个好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她知道老公是三水劳教所的干警,虽然工资不高,但好歹也是个公务员,是份正当、体面的活儿。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老公竟然是专管HIV劳教人员的管教干警!要不是老公同事的爱人无意中向她说起,她还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阿斌当然不想骗她,最主要的顾虑,还是怕她担心。好在妻子是位开明的好太太,从阿斌口中得到证实之后,她反倒平静了下来,只轻轻地对老公说了一声:要记得戴手套。

  阿斌是三水劳教所专管大队中28名干警之一。2006年6月,所里成立专管大队,对艾滋病感染者由分散管理转为集中管理。阿斌被分派到专管大队。说实话,那时阿斌真不愿意去。

  刚加入专管大队那会儿,阿斌还记得,推开关押着HIV感染者学员那道铁栏杆门的时候,走在前头的同事—毕业没多久的小伙子手里攥着一张纸,就着铁栏杆慢慢地顶,小心翼翼地,生怕触碰到了那扇门。

  谁不怕才怪!阿斌嘟囔着也走进了那扇门。这里和其他劳教场所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每一位在这里执勤的劳教干警都清楚得很,他们担负的责任有多大。尽管在专管大队工作已整整两年多,最初的恐惧已逐渐被"习以为常"所替代,但每天早上7:50分走进专管大队大门时, 阿斌心头上的弦还是紧紧绷起来—用他的话说,这已经成为一种职业警惕性和责任感。

  ●较量平时不穿防护服,拉近心理距离

  这里有100多位HIV感染者,他们害怕歧视,这是横亘在面前的巨大心理障碍,即使同在一个大队劳教,彼此也心照不宣,相互之间都绝不谈自己的病。不过,面对这种特殊的传染病,恐惧、焦虑几乎无一例外。有一次,江西籍学员阿彪第三次入所劳教,在一次"亲情电话" 中,阿彪的妻子无意中提起刚出生两个多月的儿子连续3个月发烧不退,阿彪心里一阵慌。要知道,连续几个月发烧不退是艾滋病的一种发病征兆,阿彪担心儿子通过母婴传播被传染。之后的那段时间,阿彪一直焦躁不已,有好几次甚至找干警的麻烦。

  为了帮助阿彪,干警们主动与阿彪家人联系,确认小孩病因是因肺部感染引起,便将消息告诉了阿彪。最后,阿彪的情绪逐渐平复下来。

  在专管大队,每一位干警都配有防护服、防护眼镜、手套,以防突发事件导致的职业暴露(因职业被HIV感染者或 HIV病人血液、体液污染皮肤或粘膜的情况)。这些特殊装置只有在突发情况时才派上用场,更多的时候,管教干警希望平静、和谐地相处。"这些特殊人群,他们首先是我们的学员,其次才是病人,我们对他们一视同仁,甚至是投入了更多的真情与关爱。"三水劳教所副所长易晟说。

  2008年4月30日晚上,云浮市郁南县HIV类劳教人员阿海突然发病,连续高烧不退,所里干警立即将其护送到劳教所医院,但因为人手不足,无法保证救护,又连夜将其送到三水地方医院,4名干警整整守了一夜。第二天,阿海情况稳定,但经诊断确诊为艾滋病人,允许执行所外就医。于是,干警又连续乘车颠簸,辗转找到云浮郁南县阿海户籍地所在派出所。干警们回到劳教所时,已经是5月2日凌晨2点多。

  三水劳教所专管大队教导员阿建(化名)告诉记者,艾滋病感染者学员中,具有自杀倾向的人员比例非常高。在这种情况下,心理矫治就成为劳教工作中的重要一环。

  ●危机被针头扎破手,护士与幼子隔绝半年

  每一个传染病学员都像一颗"不定时炸弹",如果工作中出现任何闪失,都可能给自己和他人造成危险。专管大队覃医生在基层医疗工作十多年,每天按时到劳教人员宿舍、车间去巡查,对全分所劳教人员的健康状况、重点病号的情况,他总是了如指掌。今年9月3日,有一学员癫痫发作,晕倒在习艺车间,覃医生接到电话后立即携带诊疗工具赶到现场,当时病人口吐泡沫、口腔出血、全身抽搐和大小便失禁,弄得一身又湿又臭。由于他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在场人员都比较慌张,覃医生有条不紊地给病号检查瞳孔、清理口腔分泌物和血块,细致检查各种病理体征,当机立断予以紧急处置。

  吸毒者是艾滋病高危人群。由于长期吸毒,大部分劳教学员的浅静脉被破坏了,细小隐蔽的血管很难找到,即使找到了,血管也是脆弱易破,这给抽血输液等治疗带来极大困难,更给艾滋病病毒职业暴露的预防带来极大挑战。一次,三水劳教医院医务人员阿秋在给一名艾滋病感染者打针时,因为病员不合作,阿秋不慎被针头扎破了手,她的神经顿时紧张起来。

  同事和领导第一时间把阿秋送到了医院,进行血液化验,结果显示正常。可是职业暴露后需要隔离半年,观察是否感染艾滋病。这意味着,半年时间里,阿秋不仅要和老公隔离,也照顾不了自己3岁的幼儿。当时的阿秋和医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直到半年后检验结果显示正常后,阿秋才松了一口气。"风险再大、工作再难,总得有人去做。"三水劳教医院护士长这样说。

点赞
收藏
客服
客服二维码

以提高戒毒矫治质量为己任

QQ
客服QQ

30513216

QQ群
QQ群

261522972

电话
电话

0570-7777626

微博
邮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