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理团辅为戒毒人员开具一副安心睡眠的处方

  团体心理辅导是团体的情景下进行的一种心理辅导形式,它通过团体内人际交互作用,促使个体在交往中学习体验、认识自我,以促进良好的适应与发展的助人过程。但在群体性生活的戒毒场所内,专业从事心理工作的咨询师有限,“一对一”的个案咨询有其局限性。因此,温州市黄龙强制隔离戒毒所心理矫治中心对场所内戒毒人员普遍存在的心理问题进行分类,针对共性分门别类地开展相关主题的特色团体心理辅导,成为了保障戒毒人员心理健康,提高戒毒效率的一种有效方式。

  民警小王是黄龙戒毒所的资深心理咨询师,在与戒毒人员周某访谈的过程中,发现其父亲早逝,由母亲独自一人抚养长大。因2017年母亲身患顽疾,心中苦闷,开始吸食毒品。2018年6月来到温州市黄龙强制隔离戒毒所开始戒毒。周某心中认定自己的一生“打工是不可能的,戒毒也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戒毒初期,他多次违反场所规定,经常就与他人发生矛盾,民警对他的教育,也是只听不改。在大家眼中,是个屡教不改的“老油条”。2018年9月周某戒毒期间,家中传来噩耗,母亲因病去世。他悲悔万分,但也只能按规定戴着手铐在民警的陪同下出现在母亲的葬礼上。这次事件对周某的打击巨大,此后周某在戒毒大队里突然“安静”了,每天晚上熄灯后,总是在床上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言行举止与之前判若两人。

  王警官发现周某存在较为严重的认知偏差,其认定母亲的去世是由自己一手造成的,如果自己没有吸毒,能每天照顾她,母亲的病也许能好,至少不会这样连儿子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就去世了。这种认知偏差一直缠绕着他,让他对母亲过世的场景挥之不去;夜间失眠更让他如同行尸走肉般每天浑浑噩噩度日。虽然王警官已通过认知疗法逐渐让他走出了心理阴影,但在这过程中,周某仍然夜难将息。

  戒毒所里的黑夜万籁俱寂,但还是有那么一群始终坚守在岗位的民警,坐在监控前守卫着这些戒毒人员,日复一日。王警官就在夜间值班期间,通过监控发现场所内除了周某外,还有一大批辗转反侧夜深难寐的戒毒人员。他心想,黄龙戒毒所内浩浩千人,这背后定然也是有着千万的故事,千万的不能为人言。这群吸毒人员,或是误入歧途,或是死不悔改,或是万般无奈,或是罪大恶极,但总归帮助他们戒除毒瘾重归社会,让他们在所期间健康生活,树立正确的三观,是戒毒民警的职责所在。而走进这些人的“夜”也许就走进了这些人的“心”。

  2018年12月,王警官决定运用自身所学心理学知识,采用放松训练与冥想的相关技巧,在场所内开展促眠团体心理辅导活动,为失眠的戒毒人员开具一副安心睡眠的处方。所内各大队戒毒人员踊跃报名,最终选取了14位戒毒人员,参加这一期的团辅活动,周某也在其中。

  活动开展之初,王警官兴致勃勃地向大家介绍关于团辅的基本事项,但14名戒毒人员大都沉默寡言,有的低头叹气,有的抬头看着天花板发呆,似乎注意力都不太集中。周某可能因为之前王警官帮他走出了阴霾,相对还算认真,但也仅仅是呆呆地看着王警官一言不发。无论王警官如何热情,但到了邀请他们在团体中作自我介绍的时候,都冷冰冰地扔下一句话:“睡不着,很难受!”这是心理咨询中常见的阻抗现象,是团体刚组建,大家相互之间不认识不愿意自我暴露,同时对王警官是否能够帮助到自己存在怀疑的表现,也是长期受睡眠困扰后看到一丝希望,就急切想要得到解决方案的心情。

  王警官笑着带领着他们做了几个破冰游戏,活跃了一下团队气氛。大家脸上逐渐出现了笑容,开始互相交流起来。随后,王警官让大家做了个小测试:“现在我要求大家闭上眼睛,每个人脑子里千万不能出现大象,不能想象大象的鼻子、耳朵、身体、尾巴,所有跟大象有关的形象都不可以在脑海里出现,这是要求,必须做到!现在大家脑子里在想什么?”周某脱口而出:“大象”。

  这时,王警官告诉大家,这是心理学的后抑制反弹效应,就像大家晚上刚开始睡不着的时候,是否心中一直在告诉自己“要马上睡,完了很晚了,要快点睡着快点睡着”,但越是强迫自己睡着,就会与睡不着的现实形成对抗,大脑神经就会越兴奋,反而越睡不着,就像刚刚这个“大象测试”一样。所以正确的做法是,接纳自己失眠的现状,去感受失眠、享受失眠,不把失眠当回事,反而容易入睡。

  王警官总是习惯想办法用这样的方式,将“大道理”渗透到每个参加团体心理辅导的戒毒人员心中。而后他又通过类似的一些活动,让周某以及其他13名戒毒人员知道了关于睡眠的一些基础知识。此外,因为周某在之前的访谈中就表示过“道理我懂了,但是我还是做不到啊,还是睡不着啊!”,在这个基础上,小王在这次团辅中还利用心理学中的放松训练、催眠等相关技能,带领着这14名失眠人去做放松并让他们学会这种放松方法,让他们学会在今后失眠的情况下可以自我调节。

  “深呼吸,吸气……呼气……先放松你的头皮,你感到你的头皮每一寸皮肤都很放松很舒服,这是放松的感觉……”就这样从头皮到整个头部,从头部到身体再到四肢,逐步去放松。第一次放松40分钟结束后,小王又有意提问:“你们觉得刚刚的放松过程过去了多少分钟?”回答从十分钟到二十分钟不等,当王警官告诉他们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后,大家都露出了惊奇的表情,并纷纷表示刚刚的过程很舒服,感觉自己睡着了一样,周某又补充了一句“现在感觉整个人都很精神”。

  就这样,通过四次的促眠心理团辅活动,大多数戒毒人员都学会了如何用专业的心理学方法让自己放松,了解了更多关于睡眠的问题。最后一期活动结束时,周某在其他戒毒人员都离开后单独来到王警官身边,轻声说了句“队长,谢谢!”。

  之后的日子,王警官每次夜间值班,都会特意通过监控观察参加这次促眠团体心理辅导活动的14人的睡眠情况,当然也会特地观察周某。令人欣喜的是,监控中能看到周某以及大多数参团学员在床上躺着“不动”了。会心一笑的同时,他又在纸上记录下了其他正在辗转反侧的戒毒人员名字。

  夜凉如水,除了王警官,戒毒所内还有无数的张警官李警官,解决或试图解决着金某黄某的各种问题,正是这样的一群人守在一线,感化教育着这样的一群不被社会接纳的吸毒人员,才换回上千家庭乃至全社会的安宁。

  现在,周某回到了大队,开始正常的戒治生活,积极参加日常生产劳动,遵规守纪,还时常帮助民警管理其他戒毒人员,多次受到民警的表扬。相信“老油条”的习惯都改变了,他回归社会后也定能痛定思痛改变吸毒的恶习。

  来自:温州网(通讯员 王天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