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有他们 让涉毒人员重拾生活的勇气

毒品,人人闻之色变,它不仅对吸毒者个人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还给吸毒者家庭乃至社会带来巨大的伤痛与影响。在“6·26”国际禁毒日前夕,一位戒毒人员主动提起不愿回忆的经历,一位禁毒工作室负责人倾诉这些年帮教的艰难,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年轻的生命能够远离毒品,绽放美丽……

戒毒人员阿云:

“希望给年轻人一个警醒”

云的不配合,他和黄警官都有心理准备,“我们经常打电话给阿云,说服他,戒毒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家人,希望他能回宁波接受社区戒毒。一个多月后,他走进鼓楼街道禁毒工作室。”

陈传说,他们一方面对阿云进行生理、心理的戒毒,确保其长期戒毒、防止复吸;另一方面,也帮助他与家人改善关系,重新建立起信任及互动。阿云也很配合,每个月都从新昌到宁波接受检查,并进行思想汇报。

从2015年7月阿云接受社区戒毒以来,共完成17次尿检,且尿检结果都是阴性,说明他戒毒意志坚定,没有复吸行为。摆脱毒品后,阿云同家人的关系趋于正常化,也有了固定工作。

“毒品真的害人,我以前身体好、力气也很大,现在工作强度稍微大一点,就会感觉累。现在想想实在后悔,如果能回到过去,绝对不会碰那些东西了。”阿云说,他现在做仓管员,虽然生活得很平淡,但过得踏实。

“那段经历,就像是噩梦一样,我至今都不愿去回想。如今旧事重提,也是希望能告诫现在的年轻人,千万不要沾染毒品……”昨天下午,在海曙鼓楼街道6·26禁毒工作室,社区戒毒人员阿云对记者这么说。

阿云今年47岁,现在住在新昌,2010年、2015年先后两次吸食冰毒被行政拘留,后被要求到户籍所在地的鼓楼街道接受社区戒毒。

阿云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年年是三好生,参加学校运动会也能拿几个冠军。“我大专毕业后,被分配到了宁波一家国企工作,后来下海做了生意。”阿云说,2008年,他在成都做茶叶生意,第一次见到了毒品,“那时我喜欢打牌,常去棋牌室玩两把,那地方比较乱,牌友们玩得高兴了,就拿出毒品助兴。我知道吸毒不对,也听过毒品的危害,因此,在半年里,别人递来的毒品,我都是拒绝的。”

阿云说,后来,他生意失败,心情不好就整天泡在棋牌室。牌友说,吸一点不要紧,就提提神,他脑子一糊涂,竟然就相信了。断断续续吸了一段时间,直到棋牌室被警方查处,自己被拘留,才悔不当初。

“可能是一时无法接受自己人生的污点,我也自暴自弃很长一段时间,父母、家人的规劝也不听,从拘留所出来还混在牌友圈里,浑浑噩噩,直到第二次因为吸毒被警方拘留。”这次,阿云痛定思痛,决定离开成都,和过去一刀两断。

“不过,我当时对自己吸毒这件事非常抵触,从派出所拿到社区戒毒通知书后,一出门,就把通知书丢到了河里。后来,禁毒大队黄警官给我打电话到社区报到,我的态度还是很恶劣。”说起这事,阿云也很不好意思,“现在想想,真的非常感谢民警和社工没有放弃我。”

鼓楼街道禁毒工作室社工陈传告诉记者,他们当时花了一个多月才联系上阿云,没想到,对方第一句话就是,“我不来,你们要抓来抓”。对于阿

南门街道戒毒工作室负责人贺元英:

16年帮教涉毒人员上百人

今年71岁的贺元英是海曙南门街道6·26禁毒工作室的负责人,昨天一整天,她都在为戒毒帮教的事情忙碌,直到傍晚,才稍微有点空闲。

“看到这些风华正茂的青年误入歧途,我真的非常心痛。我要尽最大的努力,帮他们戒掉毒瘾,回归社会。”贺元英说,2001年,她刚退休,本可以在家安享晚年,但一件偶然的事,让她改变了主意。“当时社区的一位居民来找我,说儿子吸毒,难以自拔,哭得很伤心,同为母亲,我真的很受触动。这时候,街道创办了一所戒毒帮教俱乐部,我就自告奋勇要求加入。”

16年了,贺阿姨帮教的涉毒人员超过100人。这一路走来,实在是不容易。她根据每个涉毒人员的家庭情况、兴趣爱好等一一制订帮教方案,一旦发现他们有困难、生活信心动摇、与家人邻里发生纠纷时,都会及时出现。

贺阿姨还曾因为一次帮扶,失去了左眼。那天,她刚刚看望完一名涉毒人员,回家的路上,一辆工程车忽然在她身旁爆胎,一块橡胶皮弹入眼中。等她醒来时,左眼已经失明,右眼也仅剩下0.2的视力。贺阿姨在病床上躺了不到两个月,就重新回到工作室,因为她担心,涉毒人员因此产生思想波动。如今,贺阿姨早习惯用一只眼睛工作,她说:“如果我的一只眼睛,能让更多的失足青年看到希望和光明,也值了!”

让贺元英最高兴的,是涉毒人员远离毒品后,重新回归正常生活,工作顺利,家庭幸福。

今年30多岁的阿尹,父亲早逝,母亲常年打工,刚成年时就染上了毒品,还曾因为吸毒过量被送进医院。母亲曾两次将他送去强制戒毒,并向贺元英哭诉求助。

那时候,阿尹非常叛逆,还说恨自己的母亲,贺元英只能一次次去戒毒所开导,先想办法改善他们母子俩的关系。她的坚持,让阿尹感受到了诚意和温暖。

阿尹从戒毒所出来后,状态很稳定,贺元英给他介绍了工作,并及时给予安慰和精神支持。从2009年至今,阿尹没有再复吸过,他成了家,也有了孩子,过得很好。如今,他还是工作室的志愿者,经常现身说法,帮助其他吸毒人员摆脱毒品,回归社会。

“戒毒帮教,最重要的是要让涉毒人员戒掉心瘾,也就是要帮一个失去生活信心的人重塑人生。这最需要细心和耐性,只有时刻地关心呵护,才有可能做到。”贺阿姨这么说。

记者 王思勤 通讯员 钟陶行

来自:宁波晚报

历史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