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艾滋病感染者到“防艾”战士

—走近天山区疾控中心特殊志愿者王雅

她不仅是名艾滋病患者,还是一名防艾志愿者。

每次看见针管针头她就很敏感,有空的时候,她会拿着塑料袋在吸毒人员较为集中的小区草坪、楼道等地寻觅废弃针头,把它们收纳起来交给卫生部门统一销毁。

一次看见小区的几个孩子拿着废弃的针管玩耍,她下意识地跑过去抢针管,孩子家长怀疑她是“女疯子”……

防艾战士

她曾在十年毒瘾的道路上不能自拔,曾在被确诊艾滋病时试图寻短见,而现在的她,通过天山区疾控中心,在防控艾滋病的公益阵地上坚守了6年,因为她坚信,爱心消除歧视,带来奇迹。

她是王雅,一名艾滋病患者,也是一名防艾战士。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记者走近这名特殊的“志愿者”—王雅(为保护当事人隐私使用化名)。

重生“瘾君子”因“艾滋”鼓起勇气戒毒

一手执笔在本子上做着标记,一手接电话,11月27日16时,在天山区疾控中心一间办公室,王雅正对艾滋病患者进行电话随访,满是资料、宣传页的办公桌上稍显凌乱,但她总能一伸手就找到自己需要的资料。

“一个朋友不接电话,我这周得抽空去他家里看看。”王雅说,她口中的朋友是一名因吸毒而感染艾滋病的随访对象,王雅更愿意称自己的随访对象为“朋友”,因为她曾有类似的经历。

王雅幼时母亲去世,叛逆的少女时期因好奇吸食毒品,此后十年间,疾病、孤独、自卑一直折磨着她。

2005年,王雅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她第一个念头就是“找个高楼跳下去一了百了”。而就在这时,天山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联系上了她,并不断邀请她去参加知识讲座等活动,起初她也抗拒、躲避,甚至咒骂,但工作人员仍反复与她联络。

王雅所在的天山区是中央重点建设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自2004年起,天山区疾控中心对发现的艾滋病患者进行随访管理,进行抗病毒治疗及相关检测,今年发放各类补助97800元,协助了329名患者申请低保。

王雅回忆的时候突然笑了出来,她说当时被烦怕了,就答应去看一看,而这一次冲动也开启了她的重生之门。

在疾控中心工作人员的引导下,王雅接触的不少患者,和健康人一样工作、学习和生活,这让一直以来浑浑噩噩生活的她震惊不已,原来还有这种“活法”,她也为此鼓起勇气戒毒。

2008年,王雅不仅戒毒成功,病情也得到控制,她主动向天山区疾控中心提出,希望做一名志愿者通过实际行动,帮助更多艾滋病感染者回归社会。

艰辛“防艾”路需要耐性和坚持

什么时候拿药、抽血化验、体检,什么时候打电话、面对面随访,王雅手中的本子里密密麻麻地记录着相关信息。

“这是记录的每个人的检测时间,他们可能会因为工作忙而忘记,这个时候就需要提醒他们。”王雅说,艾滋病毒主要侵犯免疫系统,所以免疫系统只要低于一定水平就得吃药,因此患者需要定期进行抽血化验。

目前,王雅的随访对象有百余名,他们分散在天山区的不同社区,随访工作不仅要付出体力,更需要耐性和坚持。

让王雅至今印象深刻的是,2010年,她新分管一名艾滋病感染者,每次她电话联系一说明来意就被挂断,王雅就拿着地址找上门,他的家人客气地请她进门,但聊了没几句,她的随访对象突然拽着她将她搡出门外,连进门脱下的鞋子也扔下了楼。

光着脚的王雅委屈极了,坐在楼门口一顿大哭,哭完后擦干眼泪,继续敲门,王雅对自己说,不能放弃,说不定他就是当年想要寻短见的自己。后来,经过半年多的努力,王雅终于如愿以偿,现在她和那名感染者已经是朋友了,经常一起交流病情。

现在,王雅的手机24小时开机,她说,并没有人要求她必须这样做,但是做志愿者服务久了,不少随访对象遇到头疼发热等情况也会给她打电话,“害怕他们找不见我会失望。”

从去年开始,王雅成为天山区针具交换站的工作人员,专门为辖区一些正在吸毒的人员提供免费的、清洁的注射器,然后再回收这些吸毒人员用过的注射器,清洁针具交换可避免吸毒者因共用注射器吸毒感染艾滋病的危险。

王雅说,每次看见废弃的针管她就很敏感,生怕是吸毒人员随手丢弃的,因此,她有空的时候,会在吸毒人员较为集中的小区草坪、楼道等地方寻觅废弃针头,把它们收纳起来交给卫生部门统一销毁。

一次看见小区的几个孩子拿着废弃的针管玩耍,王雅下意识地跑过去抢针管,遭到了孩子家长的误解,直骂她“女疯子”。

期待“防艾”路能与亲人同行

“刚开始做工作别人不理解我时挺委屈的,也想过放弃,后来,天山区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会时常找我谈心,鼓励我、肯定我,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坚持下去。”王雅说,现在她也认识到,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具有艰巨性和长期性,自己需要付出更多努力。

近几年,坚守在防艾阵地的王雅多次被天山区疾控中心评选为优秀志愿者,这让王雅很有成就感,生活也过得很充实,然而,由于怕家里人担心,她一直隐瞒家人自己的志愿者身份。

四个月前的一个周六,王雅计划拜访三个随访对象,她的父亲却打电话叫她回家吃饭,因为时间来不及,她就没有去探望父亲,而让她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她的父亲就去世了。

王雅自责地说,家人埋怨她总是不着家,还错过了与父亲的最后一面,直到现在,她的妹妹们都不接她的电话。或许有一天她会选择告诉家人,她在忙些什么,希望能得到理解和支持。

天山区疾控中心主任宋丽华说,由于经常与艾滋病患者接触,艾滋病志愿者不被很多人理解和信任,甚至遭到人身威胁和咒骂,很少有像王雅这样坚持多年的志愿者,因此,疾控中心尝试从资金补助、心理辅导等多方面留住志愿者,共同为更多艾滋病患者提供关爱。

数字链接

艾滋病患者

全国43.4万例乌市9636例

12月1日记者从国家卫生计生委获悉,截至2013年9月30日,全国共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约43.4万例。

记者从首府卫生部门获悉,乌鲁木齐市自1995年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以来,截至今年9月30日,累计报告HIV/AIDS病例9636例。

(据新华社)

名词解释

针具交换

就是将吸毒者用旧的注射器换一个已经消毒的新的注射器。具体做法包括为吸毒者提供已经消毒的注射器,回收被污染的注射器,避免这些注射器对健康人群产生威胁,同时对吸毒者进行安全注射教育,教会他们怎样消毒注射器,并为他们提供注射器消毒。“针具交换”的优势是减少艾滋病、乙肝和丙肝病毒传播的最为有效的卫生干预措施之一,可使静脉吸毒者共用注射器的现象明显减少。

One Reply to “从艾滋病感染者到“防艾”战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