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海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郑伯彤:因付出而精彩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便开始接受各种各样的教育,也会有很多老师。父母是我们最早的老师,长大后,还有教我们基本生活规范的幼师、有传授我们各种文化知识的专业老师。但如果你不小心犯了错,也有这样一个地方,有这样一群“老师”,他们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师,但他们所要做的并不比专业老师少,他们不但传授各种文化知识,还要教授法律法规和做人准则,更要从身体上、心理上去关心关爱,他们就是戒毒人民警察。

出生于1990年的郑伯彤是福海强制隔离戒毒所一名普通民警,说他普通是因为他只是众多戒毒人民警察中的一员,说他不普通,是因为他除了教授戒毒人员文化知识外,还要兼顾戒毒人员身体康复情况、心理矫正、行为矫治等。很多戒毒人员长期吸毒,身体素质较差,正常的一节课45分钟,他们根本不能完全静坐下来,但如果停下讲课,就会打乱课堂秩序和课程节奏,所以每次上课前,郑伯彤都要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教案必不可少,还要准备一些典故、笑话和能够调动课堂氛围的互动游戏。

上课时,看到有人思想抛锚或是大家注意力不集中,郑伯彤就会把提前准备好的游戏搬上课堂,最常见的就是“你比划我猜”、“猜字谜”等游戏,让大家互动的同时,还能巩固课堂学习成效。

“刚开始管理这些人的时候,我心理有些抵触,虽然知道他们是违法者、受害者、病人,但我还是本能的不喜欢他们。因为吸毒,不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所以对于始作俑者的他们,我真心不喜欢。”知道自己这一心理并不好,想想自己的职业、想想身上这身警服,郑伯彤慢慢淡化个人情绪,让自己对他们不排斥,尝试着用平常心、抱着职业化的态度与他们交流。听着他们为了吸毒不惜卖房卖车,失去工作、失去妻儿、失去父母,郑伯彤为他们感到惋惜。他和同事们用自己的努力,让这些人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彻底戒除毒瘾、学着担当,而学习国语是第一步。在学国语时,他将人文关怀、法律法规教育贯穿全过程,让戒毒人员通过传统文化知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学习,知礼仪、守规矩,从而做一个对家庭、对社会有用的人。

每天早晨8:00,当很多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郑伯彤和他的同事们已早早来到了工作岗位上,开始一天的工作。早晨7:00至8:00是戒毒人员起床时间,早操、早饭、国语学习(课间操)、午饭、午休、康复训练、晚饭、观看电视节目、晚总结……这些是戒毒人员的一日生活,在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时间段,都有民警直接管理。尤其在早操和康复训练时间,郑伯彤和他的同事们都要到生活区,逐人进行指导,看到不规范的动作,要现场进行一一纠正。为了更好的指导戒毒人员康复训练,郑伯彤和同事们还自学了关节操、有氧健身操等教授他们。

直到19:00,一天的工作才告一段落,每次下班郑伯彤都很累,常常是回家后倒头就睡。但郑伯彤却一点都不感觉到疲倦,究其原因,郑伯彤说有三点,一是他特别喜欢这身警服,从他记事起,穿上这身警服就是他的梦想,为了这身警服他再苦再累都值得。如愿以偿穿上这身警服后,他感觉自己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即使身体累到不行,只要休息一下,他就会恢复生机和活力;二是既然从事了戒毒人民警察这份职业,就要对得起肩上的责任、对得起党和人民的信任,就要管好戒毒人员,尽己所能教育引导他们,才能不辜负职业赋予的使命;三是戒毒人员从一句国语都不会说,到能用国语正常交流,这个过程虽然很漫长、艰难,但看到劳动成果,大家都感到很自豪,认为自己的一切付出都值得。

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戒毒人民警察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也没有催人泪下的故事,他们用自己的辛勤努力和默默奉献认真教育矫治每一个戒毒人员,让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党和国家并没有遗忘、放弃他们,民警们对他们关心关爱关怀,让他们卸下思想包袱、缓解心理压力、稳定不安情绪,从而积极教育改造。

 

——通讯员  文/刘倩

 

 

历史文章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