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所民警老吴的“三重”身份

晚上8:30,大多数人回家休息共享天伦,或者呼朋引伴推杯换盏的时候,温州市黄龙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副大队长吴月楚的一天刚刚开始。

吴月楚和参加习艺劳动的戒毒人员。蒋文广 摄

吴月楚和参加习艺劳动的戒毒人员。蒋文广 摄

“守夜人”

从戒毒所大门到四大队宿舍,短短百余米,需要经过十道门。在第二道门后把随身的手机锁入箱子,带上没有网络功能、只能内部通话、对外联系人只有父母妻子三人的“公机”,再步入康复巩固区五楼,当四大队宿舍值班室大门关上的那刻起,吴月楚的第一重身份开启:守夜人。

值班室的窗正对着宿舍的走廊,墙上的监控显示屏实时反映宿舍内的情况。每次值班都需要两名民警,隔2个小时轮班,关注宿舍内的情况。与上一班民警交接完毕,吴月楚与另一名民警佩戴好配有辣椒水、对讲机、“公机”的腰带,开始了漫长的“守夜”。

“熄灯!”晚上9点整,对讲机传来了指挥中心的命令。吴月楚起身走出值班室,吹响挂在胸前的警哨。各个寝室应声熄灯,学员纷纷睡下。“就寝之后,虽然事情少了,但是工作难度更大了。”吴月楚介绍,现在比较冷,要注意学员们保暖,是否踢被子、蒙头睡觉,尤其还要注意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的学员,避免突发意外事件。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吴月楚都要对所有宿舍进行巡查。

没有网络、没有电话,只能盯着冷冰冰的监控显示屏,这对于多数有“网络依赖症”的人来说,一分钟都很难熬。不过这对于部队转业后就在戒毒所工作了十年的吴月楚来说,早就习惯了。困了点上一支烟,等待天空泛起鱼肚白。

“指挥员”

早上6:00,学员都还没起床,吴月楚已经开始洗漱,在镜子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警服,转身走出了值班室,这一刻,吴月楚的第二重身份开启:指挥员。

6:20,吴月楚走到宿舍前吹响警哨,学员们纷纷起床,秩序井然地走向洗漱区,30分钟后,指挥中心传来“四大队开饭”的指令,吴月楚就带领151名学员走出宿舍,“报数!”“一、二、三、四……”一路上整齐划一的口号十分提神。

在餐厅,学员们以宿舍为单位依次打饭用餐,吴月楚调侃道:“他们坐着我站着,他们吃着我看着。”每次都要等学员就餐完毕,带队去生产车间习艺劳动后,他才能抽空去吃早饭。

“心理辅导师”

在四大队的车间,学员们的工作是组装电子灭蚊器,按照工序的不同,分了若干个区域。“干这行久了,察言观色的本领练就了不少。”在巡逻生产车间的过程中,吴月楚就会观察学员的神情、精神状态,看看有没有心思干活,身体状况好不好。这时,他就开启了第三重身份:心理辅导员。

“我们除了关注学员的日常生活,他们的心理动向更需要实时把握,”在吴月楚看来,对于吸毒人员来说,心理治疗与药物治疗同样重要。本日刚好轮到四大队课堂化教育,吴月楚带着30名学员来到了教育楼,参观禁毒教育宣传基地,并同他们“玩”起了团体心理辅导游戏。

游戏后,吴月楚在心理辅导室和学员方某聊起了家常。“家里有多少人呀?”“爸、妈、老婆和孩子。”“孩子多大呀?”“五个月,上次春节亲子会餐见了第一面,真的谢谢吴队帮我申请。”“所以你要好好表现,争取早日结束教育,承担好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在吴月楚眼中,戒毒者的内心其实特别空虚脆弱,很需要肯定和鼓励。在表现好的时候及时给予肯定,是对他们最好的改造。

据了解,截至目前,黄龙强制隔离戒毒所实现场所18年297天持续安全稳定,被浙江省评为“2017年度全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先进集体”。此外,该所在2017年积极与公安机关协调合作,共收治887人,解除752人。

来自:温州日报 全媒体记者 李尖

2 Replies to “戒毒所民警老吴的“三重”身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