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当班〗女干警占八成,自称“水泥”做的

干警为戒毒人员讲解毒品的危害。

在西安市未央区玄武路上,有一所特殊的司法机构——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这是陕西省司法行政戒毒系统中唯一收治女性戒毒人员的场所。

沾染毒品的女性吸毒人员,会在这里进行为期两年内的生理脱毒和康复治疗。该所负责人介绍,通过各种治疗矫正工作,这里的戒毒人员改好率在85%以上。

“三八妇女节”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参加中央政法委组织的“今天我当班”采访体验活动,得以走进这座女强制隔离戒毒所,了解这里的女干警和女戒毒人员的故事。

戒毒所宿舍。

戒毒人员自编自导自演联欢会,建立自信

2月28日是正月十三,澎湃新闻等媒体到访陕西女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时候,这里的干警和戒毒人员正准备举行一场“庆元宵迎三八联欢会”。

该所二大队大队长高进说:“过节是我们这里最忙的时候,学员会有想家情绪,会出现情感波动,因此我们要举办许多活动来分散她们的注意力。” 高进所说的“学员”就是指这里的戒毒人员,“因为戒毒人员听起来比较生硬,我们在内部会称她们为学员。”

联欢会在戒毒所的餐厅内举行,看起来略显简陋。和简陋的环境相比,联欢会内容堪称精彩,包括歌舞、相声、小品等等形式在内,一共有十三个节目。其中十一个节目为戒毒人员自编自导自演,还有一个节目是一名干警与戒毒人员共同表演。

澎湃新闻注意到,好几个语言类节目内容都与戒毒有关,有的是戒毒人员对康复治疗的心得感受,有的是她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向往。这些节目内容充满“正能量”,表现形式也不刻板生硬。显然,为了这台节目,干警和戒毒人员下了不少功夫。

在联欢会上表演相声的戒毒人员刘敏(化名)介绍,节目是从年前开始准备的,前后花费一个月左右时间,“在准备的过程中,我们学员之间会相互探讨,也会向干警请教,从初稿到定稿来来回回改了许多次。”

刘敏告诉记者,她今年24岁,之前是一名乘务员,因为交友不慎减压方式不当染毒,“我到这里半年左右时间,这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文艺活动。通过参加这样的活动,会让我有向上走的心态,我觉得我能做好这一次,就能做好下一次,包括以后每一次,我戒除毒瘾的信心也更坚定了。”

据二大队干警刘多介绍,为了让学员放松身心,习艺时间之外,干警会给她们安排各种各样的文娱活动,许多人都有了很大的改变,“我经常鼓励有活力有积极性的学员,去带动她们身边的学员,这样整个大队才会很有生机活力。另外通过这些活动,对她们修复人际关系、产生荣誉感很有帮助,也有利于她们出去后将来融入社会。”

“吸毒后,失去人际关系是先从家里开始的,家里和朋友对我们一再失望,后来就失去了家人和朋友的信任。”刘敏对这里的干警表示认可:“到这里后又慢慢建立了正常的人际关系,在这里队长给予我们信任,她没有看扁我们任何一个人,会给我们每个人重头再来的机会,帮我们建立自信。”

澎湃新闻注意到,女强制隔离戒毒所内部并非外界想象的环境冰冷。这里内部墙面多为粉色、天蓝色,戒毒人员宿舍内部也都有气球、绿植、十字绣、手工画作等装饰。高进表示:“我们尽可能让这里看着温馨一些,这样有利于戒毒人员的康复治疗。我们提供各种材料,让戒毒人员按照她们的想法,自己动手制作装饰物。”

戒毒人员自编自导自演的联欢会。

“水泥”做的女干警

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占地15亩左右,院落布局呈 “回”字型,其东邻是陕西省女子监狱。据戒毒所负责人介绍,这个戒毒所原本是陕西省女子监狱的一个大队,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隔离出来成立强制戒毒所,是全国占地面积最小的强制戒毒所。

目前,陕西省女强制隔离戒毒所有在职民警138人,共设11个科室,5个强制戒毒大队,收治戒毒人员680余名。由于这座戒毒所收治的戒毒人员均为女性,所以该所80%的干警也为女性,主要分布在一线各个岗位。

该所二大队大队长高进表示:“这里的工作强度和工作压力还是挺大的。”她打趣道:“人家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但我们这里的女干警都是”水泥”做的。”

今年40岁的高进,警校毕业后便被分配至女强制隔离戒毒所,已经在这里工作了20年。她多次荣获“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并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

戒毒人员每天的主要活动包括早操、认知矫正、心理矫治、康复训练、劳动习艺等等。当班干警全程参与,为主要责任人。干警们不光要带领戒毒人员进行生理康复,劳艺培训,更重要的是要对她们进行心理矫治。

据该所负责人介绍,为了更好地开展工作,帮扶戒毒人员康复,所里非常鼓励干警考取心理咨询师资质。取得资质的,学习考试费用均由单位报销,目前这里已有35名干警取得了心理咨询师资质。

二大队长高进与戒毒人员谈心。

每天早上8点半左右,戒毒所干警会进行交接班,当天当班干警要和前一天的干警结合前一天的情况开展研判,安排当天工作。每一个班次有5名干警,其中2名主值干警,3名辅助人员。主值干警一个班为24小时,辅助人员工作时间为8小时。

晚上戒毒人员就寝之后,两名主值干警还要轮换着盯监控,并且要保证每小时巡逻一次,以防意外出现,工作枯燥乏味但却马虎不得。巡逻的间隙,干警们会做些白天没有完成的文案工作。

虽然自称是“水泥”做的女人,但这里的干警大多数时候,展现的仍是温柔、耐心、细致的一面。“这些吸毒人员是违法人员,也是受害人员。女性吸毒多数是因为家庭不幸或者交友不慎造成。”高进说:“为了能使戒毒人员更好地康复,在工作中我们一般都是比较温柔的,除非她有比较严重的违规违纪行为。”

据高进介绍,二大队戒毒人员徐洁(化名)在所外的时候,有过自残行为,手臂上的刀疤有十几处。七八个月前,徐洁刚入所的时候,性格非常暴躁、焦虑不安,不仅跟同寝室戒毒人员关系处理不好,而且以“我是文盲”等借口抗拒学习,干警口述给她讲解,她依旧不配合。“但是我们反复跟她耐心谈话,运用亲情感化,现在她表现积极,不仅认真学习劳动,所里组织的体育竞技、文艺汇演活动她也都能积极参与。”

在采访中,高进说起一件小事:2月底的一天,她下班后在往地铁口走的路上,一位女子喊住她:“高大队、高大队,你还认识我不?”该女子告诉高进,她已经结婚生子,并拿出手机给高进看她孩子的照片。高进心知对方是之前二大队的“学员”,却一时没想起她的名字。

高进说:“当时她非常开心,我也觉得开心。这些学员出去后还能记得我们给她说过的话,不再碰毒品,我们做的就很有价值。”

作者:澎湃新闻 王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