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我的入党故事

 

第一次被党徽所吸引还是在小学三年级,它当时别在班主任的胸前,当时也是临近七月学校组织教师合唱比赛,站了一天课堂的她穿着短袖的白衬衣,略高于膝的黑短裙,两三公分的黑色带尖的皮鞋,鲜红的党徽在她肃穆的装扮下显得很耀眼,在阳光的反射下隐约还能看到一丝亮黄色。太阳落山后,在操场上嬉闹的我们依旧能听到教学楼活动室内传出的阵阵铿锵激昂的合唱声。但当时最令我着迷的还是系在脖颈上已叠出整齐痕迹的鲜艳红领巾,《义勇军进行曲》响起的时候,举过头顶少先队员礼是我们难得消停不吵不闹的时候,微风拂过,胸前的红领巾与升起的五星红旗一同飘扬。

2007年8月底,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母亲在我即将独自踏上求学路途时嘱咐了一句“要是能在大学入党就好好争取一下吧”,伊犁虽然还没有出疆,但却是我真正意义上离开母亲身边,因为距离也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与继父“针尖对麦芒”的紧张气氛,不致于让母亲腹背受敌、左右为难,这是当时倔强的我能想到的唯一好处。然而真的开始大学的时候,虽然自小就开始住校,但完全适应大学生活却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想起母亲嘱咐入党的事情更是大学已过去了一半时光。

作为一名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学生其实一直在接触与中国共产党、马克思列宁主义有关课程和书籍,大三的时候,终于有幸争取了伊犁师范学院学工办一个勤工俭学的机会,主要的任务就是整理各个学院里学生党员档案,根据目录列出需要补充和完善的材料,在翻看的过程中也了解到了一些发展党员工作的流程。虽然在学工办主任的鼓励下有想写入党申请书的意愿,但因为吸收人数极低限制,况且自己一直偏科成绩中游,思考再三也就放弃了,加之打篮球出现意外致使住院就更无暇顾及。

工作以后,被分配在乡政府的宣传部门从事信息写作和档案规整,说起来宣传和党建都是乡党委主要分管的部门,日常工作中常常也会和党建部门打交道,比如村队中换届选举的时候,宣传部门也要被分配到各个村里帮助进行换届工作,同时也要做好宣传报道的工作。基层乡镇的生活、学习、工作条件都很艰苦,但是只要用心付出就会收获回报,工作一年后,乡政府当年的党员指标也下来了,那时党员的指标限制还是蛮多的,记得当年就是又限制了性别和族别,在乡里领导请示县级组织部门给了我这个户口不是本地、聘用人员一个名额,我认真书写了《入党申请书》,反反复复地读了好几遍也重新写了好几遍生怕其中会有错别字,当看到公示人员名单自己赫然在列时,我迫不及待把这个号消息告诉了母亲分享喜悦,也是完成了她的一项嘱咐。2014年6月24日当乡领导把同样鲜红的党徽别在我洁白的衬衣上时,我突然意识到了班主任当时虔诚肃穆原因,拳头握紧大声念出一句句入党誓词时,心中的激动澎湃与骄傲自豪无法言喻,久久不能平复。

2019年的6月,已有五年党龄的我也是有着五年警龄的光荣的戒毒人民警察,一名基层党支部书记,头顶帽檐上熠熠生辉的国徽,藏蓝色制服上别着的鲜艳党徽一同散发着光亮,指引着前进的方向,让我昂首阔步,永不迷茫!

 

——作者  李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