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留个念想 不留遗憾

 

三十一岁的生日刚过,生日的当天我曾默默地许下一个愿望,就是组织全家人照一套全家福。主要还是为了给母亲有个念想,毕竟在我这个年纪也确实不能时常陪伴在她身边,所以我才萌生了去照全家福的想法,其中有几个瞬间也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自懂事以来家中就没有几张照片,也都不爱也不会照相,记忆里只有那么几张黑白的照片,印象清楚有一张是姥爷、姥姥和三、四岁的我,还有需要抱在怀中弟弟的照片,有且只有这么一张能让我回想对两位逝去老人的缅怀和回忆;还有一张是母亲兄弟姐妹的一张合照,对于在新疆长大的我至今也分不清他们谁是谁,母亲还是会偶尔翻看出来陷入深深地回忆里,能给我讲几句他们的点点滴滴;再有就是两张我和弟弟的合照,一张是在我上一年级的时候,照片两个人都晒的很黑,拘谨且稚嫩,另一张是在初三的时候,我们搭肩而立,笑的很甜,看不出忧伤。

父亲去世也快二十年了,这些年家里也没有出现过他的照片,不知道是母亲刻意不去回忆过往,还是害怕我们兄弟俩也跟着伤心难过,又或者家中确实没有他的遗照。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即便没有父亲的照片,二十多年里我也时常想起他,即便记忆里都是他生前的样子不曾苍老。可能也是因为这样,我自己的心结也一直没有打开,对于现在那个陪伴照顾着我们的母亲、为我们兄弟做坚实的后盾、用辛劳撑着整个家的“后来人”,那一声亲切称呼和问候却怎么也叫不出口。

穿上警服的第一天我用手机给自己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母亲,没有配文字和表情,就一张照片,以一种无声的方式分享了我的喜悦。直到有一次母亲的手机出现了故障,我帮她做挽救(母亲一直用我的旧手机)时才发现她的手机屏保是那张照片,今年她的手机实在不能将就,给她换了一部新手机,等我再次翻看她的手机时,不出意外的还是那张照片的屏保。我不知道反反复复看过多少遍这张照片,换了新手机寻了几个帮手才把这张照片找到放在手机里,研究了多少时间才把它设为了屏保和壁纸,在街坊邻里眼里,我是她的骄傲,但在她的心里除了自豪更多应该是欣慰吧,因为她一直害怕和担心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会偏执、自闭,容易走极端。

母亲一直患有高血压,也是因为在父亲过世的那几年为了抚养我们兄弟两人操劳所致,这几年一直在服药,这几年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体虚弱和力不从心。眼花了,日头落下去时就看不清东西了,以前冬闲时还做两双布鞋,来年劳动时穿,这两年线也下不了针。早晚散步、遛狗成了她最固定的活动;血压也常常忽高忽低,免疫力也显得大不如前,每次季节性感冒总也躲不过;颈椎和腰椎也不时伴着疼痛,尤其是在天气变化和长时间劳动的时候,但她确实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可能对于一个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的人来说,真让她闲下来才最难受吧。我不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但对于母亲,我不敢把以后想的太过遥远,现在的我不敢想,以后的我也接受不了那样残酷的现实。现在虽然距离她很近,但是陪伴她的时间真很少,所以我很自私的希望弟弟能在家附近工作,能陪伴照顾着她,两岁多的小侄女天真可爱,能给她带来欢乐,能让他好好享受天伦之乐。

前几天电话里给母亲说起来照相的时候,母亲是推托的,害怕影响我和弟弟的工作,因为我们这两年确实没有时间,弟弟要在乌市工作和养孩子,我刚成家工作逐渐步入正轨,休息的时间确实不多,但在母亲里语气我还是能听出她的几许期盼,那份期盼夹杂着渴望与踌躇。

这一年最大的心愿:照一套全家福,记录时下家人每个幸福的瞬间,近距离的跟他们同框欢笑,不求每年在同一地方、同一个时间记录什么,只为自己、为亲人留个念想,为了不留遗憾。

 

——通讯员  李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