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入所区,一切仿佛按下了复位键

2月5日 大年初一 小雨

“值班24小时开始,‘猪’大家新年快乐……”发完新春第一条朋友圈消息后,我将手机存进了手机柜,顺手拿起工作手机,过安检后进入所区,开始24小时的值班工作。

走在通往所区熟悉的路上,想着往年和家人一起走亲访友时的热闹,心里不免泛起了丝丝落寞,可很快,在进入所区后,一切仿佛按下了复位键,定时巡查、个别谈话、新春游园……

8点整,与同事进行交接班,在了解当天重点关注对象李某和娄某某的情况后,我开始向要长期服药的戒毒人员发放药品,监督包括娄某某在内的戒毒人员在饭前把药服下,并对部分重点人员测量血压,确保他们的身体健康。

“你放心,你女儿现在很好,早上在朋友圈里看到她遛狗了。”看着娄某某吃饭时心不在焉的样子,我立即在饭后找他谈心。虽然再有1个多月娄某某就要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但他的帮教问题我可一点都不敢放松。

依稀记得,2018年5月的一天,娄某某的前妻带着女儿来会见。听说女儿初中没毕业就不想读书了,娄某某突然在会见室里咆哮起来:“怎么可以?绝对不行!”

那次会见后,我了解到娄某某女儿的详细情况,也知道了娄某某的心结——他后悔因自己的吸毒行为,疏于对女儿的管教,深深自责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让娄某某能尽快恢复正常的矫治生活,我开始有针对性地对他进行心理疏导,从孩子成长的角度告诉他现在孩子正处于叛逆期,不宜对孩子进行压制性的教育方式,同时提醒他要更积极地进行戒治,争取早日回家。

“6·26”前夕,在征求了双方的意见后,我邀请《钱塘老娘舅》的主持人来到所里,为娄某某和女儿进行面对面的调解。一番沟通后,娄某某同意了女儿的休学要求,还让前妻给她买了一只宠物狗做伴,彻底改善了父女间的关系。这之后,娄某某的戒治更加积极了。

此时正值春节,娄某某情绪低迷,是不是碰上什么事了?经过近1个小时的谈心,娄某某终于开口了。原来,2019年实施探视新规后,他的前妻已不在探访的亲属范围之内,而申请特别探视的程序又较为复杂。我耐心地释法说理,最终娄某某告诉我:“放心,我一定会积极戒治,而且我很快就可以出去见到他们了。”

9点多,离游园活动还有一段时间,我带着重点帮教对象娄某某和李某来到心理矫治中心,让心理咨询师分别给两人安排了沙盘游戏。经心理咨询师分析,两人的思想都比较稳定。

“警官,等下就轮到我们大队进行游园了,我们先去整理下现场吧。”李某主动提出要帮忙,这让我有点意外。这个15岁的男孩,7岁时就发现过父亲藏匿在衣柜里的毒品,初二开始辍学混迹社会。如今,经过系统戒治,他的表现越来越好了。

挂灯笼、贴窗花、整理灯谜……很快,游园活动现场整理完毕,娄某某和李某被安排成现场的志愿服务员,负责记录游园活动中的得分。

一项项活动顺利进行着,当我在工作记事本上写完值班日记最后一笔时,已是晚上9点多了……

浙江省良渚强制隔离戒毒所X大队副大队长 赵伟

来自:浙江法制报 记者 陈立波 整理记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