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

我小时候,特别不喜欢吃饺子,尤其是我妈包的。其实我妈手艺不错,家常小菜能做,大菜硬菜也有那么几道擅长的。尤其是我妈做的烙饼、包子、花卷、烙馍,深得我心。但是同为面食的饺子,我就不爱吃。

作家谢冕在文章《饺子记盛》中说:“北方人年节、宴客乃至日常居家,最常见、也最隆重的餐食活动是‘包饺子’。”并感慨到:“饺子下锅,热气腾腾,饺子出锅,狼吞虎咽。有情,有趣,有气势。”如他所说,包饺子确实是一场让人愉悦欢乐的活动。妈妈一声令下,一家人就都活动起来了。揉面的,和馅的,准备停当,就围坐包起了饺子。边包边说笑,不觉间一切停妥,用笸箩摆放,如花盛开。

冬天的时候,妈妈总是一次性调好一盆馅,面也会多和一些。待包够一家人一顿吃的,就把馅和面都盖起来,当做是近几日的早饭,随吃随包随下。我很乐意和家人一起包饺子,但到了吃的环节,我就开始在厨房里倒腾别的东西。有时候是自己煮面,但也有时候实在是碍于我妈的脸色,不得不吃。我总会提前跟她说好:“我就吃十个,你数好了下,下好了我自己盛。”我妈就会敲我一下:“吃个饺子能毒死你!”

吃个饺子真的毒不死我。但是不管是用的什么材料,调出来的馅和包出来的饺子都是一个味儿,这个就有点一言难尽了。然而我妈真的就有这种特异功能。上班以后看别人吃饺子,总是要蘸点醋调点辣子,而我谢绝。借了“外援”哪还能吃到食材的本味呢。

有一段时间,自己一个人住。饶是我喜欢做饭,也实在是没精神自己一个人做一个人吃。速冻饺子就成了最佳选择。偶尔无聊了,也自己调馅自己包,但是一个人总还是比较冷清的。许是有这么一层缘由在,从那以后再回家,我不仅更积极地参与到家庭包饺子的活动中来,吃的时候也不矫情了。盛多少吃多少,有时候还能把我妈吃不完的“碗底”解决掉。我妈总说我是饭量见涨,其实到不如说是心态变了。

慢慢地,与我而言,吃饺子不仅是享受美食,而且是享受家的温暖。“在记忆中,满含着亲情的饺子被替代,甚至等同于家乡、父母。游子离家远了,想家,连带着想起妈妈包的饺子,炊烟的味道,此刻,饺子就是乡愁。”我特别赞同谢冕老师的这句话。

前段时间休假结束回来,和妹妹闲聊的时候,我跟她说,我觉得老妈包的饺子变好吃了,我自己一个人都能吃一大碗。

“别忽悠我了,咱妈包的饺子,不管是啥馅都是一个味儿,有啥好吃的。”

唔,也许还要再等一等,她才能明白我的感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