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正年轻时

1986年,对于我来说,是青春值得记忆的年份。那一年的五月,我从牌楼农场子校高中毕业,作为当年子校的高中毕业生,初毕业时,我的心里也充满对未来的未知,等待、彷徨和焦虑交织在一起,不知以后生活走向何方。还好机遇和挑战总是青睐于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我和我的37名同班同学在家修整一周后,农场政治处突然通知我们立刻做好准备,去参加喀什地区应届毕业生考干。就这样,从来没有去过喀什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坐着农场政治处安排的大轿车遥遥晃晃在颠簸土路上去喀什参加考干应试。没想到一炮打响,自己金榜题名,在全班37名参考同学中,我成绩排名第一,是录取的5个同学中唯一的一名男生。喜讯传来,父母无不欢喜,邻里朋友都来祝贺。特别是我的父亲,喝着酒,摸着我的头,高兴的不得了。连连夸我有出息啦!我也是心花怒放,因为我是家里孩子里第一个考取干部的,自豪和骄傲瞬间激荡着我甜蜜心里。这一年确实让自己扬眉吐气,是好事多,喜事多年份,值得回味日子。
那一年,我刚满十八岁,可以说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可谓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强健。记得那时的自己,上衣口袋里总是喜欢揣着大姐从乌市贈送给我的一个红色的塑料小梳子,有事没事将自己头发梳着左风头,整整齐齐的,可以在农场“公安大渠”游泳洗澡,与伙伴一泡就是一天。玩的十分开心,无忧无虑。夜里家属院旁果园一片蛙声想起,我闻着空气里飘荡的苹果香和梨香香气,在煤油灯下,反复看着《渡江侦察记》、《刘胡兰》、《钢铁是怎样练成的》、《三国演义》等画书,那一年因为考干,自己第一次走出农场,开启自己去挣钱,去生活,养活自己的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新鲜和突然,在我风华正茂的年华里留下是无尽的欢乐和难忘,每每想起,都让自己热血沸腾,浑身充满无穷的力量。岁月充盈着生活的年轮向前,点亮着我美好人生奋斗旅途。当我和自己另外四个女同学,一起前往莎车县城体检,然后拿着报到证去克拉克勤监狱报到的时候,我的思绪是平静的,因为我深知,自己已经从一个在校生走向工作岗位,我想自己已经长大,要学会和大人一样去生活。
就这样,在克拉克勤农场政治处安排下,我被分配在三大队工作,那是自己整天带着罪犯在茫茫戈壁滩上开垦荒地,种水稻、种菜和修路,春夏秋冬,风雨无阻,生活既枯燥又单调,农场的干部都是来自南北疆的,大家都是年轻人,生活在一起,可谓是其乐融融,每天除了工作外,休息之余我就拿着鱼竿到大队附近的老坝柳树下钓鱼,或者是到队里已经成婚的同事家吃饭喝酒过周末。作为我一个单身汉,周末无聊时候,就进监号和罪犯进行谈心谈话工作,或是坐在办公室里翻看罪犯的档案,了解他们的人生经历。或是乘上单位发往巴楚县的小轿车去县城游玩,照上几张帅气警服照寄给远方父母。生活的单调并没有击垮自己,没有电视机,每天生活就是下班呆在宿舍,监号和食堂,周而复始的三点一线,虽然这样,但生活过的却很充实,工作上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大队领导能派自己去县城出差。岁月的激情总是与光阴相伴,如点点星光照耀自己前行,散落在记忆的怀抱里。花儿开在那广袤无边的戈壁绿柳中,那种植的绿油油水稻田间地头,还有春天在菜园地里菜瓜的阵阵飘香。
在人的一生中,失去的是流金岁月,静心去思考过去事情,那抹不去的是难忘的回忆,却又时时浮现在我眼前,特别是自己年轻时的模样,它让自己想起许多值得欣慰的往事,成为自己充盈生活奋发向上的力量和动力。因为那时的我,我的青春我做主,我的青春没有虚度,我的青春始终同祖国需要和社会长治久安联系在一起,那是一种高尚、纯洁、向上、奋进而蓬勃的青春。

投稿单位:新疆喀什教育矫治局(强制隔离戒毒所)
投稿人: 秦立平
联系人:毛红梅
联系方式:15276016868 QQ:2632740940 邮箱为Q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